“梦是真的,叶穆成真的吻我了。“
    颅腔炸开了一颗裹挟着千万种奇怪情绪的原子弹,一潮接一潮的冲击波把她死死地摁在了镜子前,让她和镜子里嘴角的红痕烙紧。
    米杉请了病假,接连叁天都没有再去学校。
    程序是一个一个循环组成的。那年初夏的信息技术竞赛教室里,叶穆成无缘无故地在高一的米杉心里设定了一个目标输出值,她在“喜欢”的这个程序里写下了环环相套的循环。试跑过每一个分支循环的时候,它们都输出了一个正值。
    可是不论多少次试图运行整个程序,从每个似乎正确的循环里绕出来的,是一个个无解的错误输出。
    高中竞赛前夕,叶穆成曾经给她打过一个电话。除了和她闲聊,还叫她做题的时候要“舍得”。舍掉不可能的题目,才有可能得到“可能”的题目的机会。
    她挣扎了好久,才决定删除写了叁年多这个复杂无解的程序,来让自己未来有更多可能。可是现在电脑被入侵,程序文档被恢复,跑出了一个她无法处理的结果。
    是叶穆成一时兴起的逢场作戏,还是蓄谋已久出轨呢。
    她在脑内预设置了许多情景。如果叶穆成对她说,不过是一时糊涂,她或许可以假笑圆场。
    可万一叶穆成真实地对她生出了别的情感呢,她有方法去回应吗?
    叁天没有去实验室,可是叶穆成的消息栏始终没有弹出小红点。
    一句解释都不屑于给,米杉在无数次试图欺骗自己的循环中,终于被迫意识到,有着温暖干燥的笑的叶穆成,可能也会有轻佻冰冷的那一面。
    喜欢都喂了狗。米杉咬咬牙,折断了叶穆成送给她第一次获奖的礼物,是两块联在一起能提供云储存的树莓派。
    所以当实验室团建去滑雪的时候,米杉没有任何犹豫地告诉秘书,我也去。
    唯一不太敢见到的人,是还不知情就头顶一片绿的傅皓霖。
    再见到的那天的大巴上,叶穆成率先上车。看见叁天未见的米杉,神情自若地打了招呼。但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焦糖色大波浪头发披散在胸口前的精致女生。女生很自然地坐在叶穆成身旁。大巴上一片起哄。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西语系的系花。但还是有好事者问,“这女生谁啊?“。叶穆成及其自然地扣住女生的肩膀,“我女朋友,李容笙。”  全车在更沸扬的起哄中都看向那一对人,其中还夹杂着偷偷看向米杉的同情。
    米杉失神地偷偷瞄向那个女生和叶穆成的侧脸,直到身边响起冷冷一声,“看够没有。”
    看到米杉看过来的目光,傅皓霖把眼睛闭上,抱着手臂作出要睡的样子,“你以为我想坐这?车上没位置了。“
    这叁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叶穆成不是gay吗?他怎么突然有了女朋友?他为什么和傅皓霖分手了?是因为看到了她和叶穆成的那一晚吗。
    傅皓霖白的透明的脸上浮出青紫的黑眼圈,下颚线绷得尖锐。米杉还没来得及消化失恋的难受,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搅得更加不知所措。
    她小心地让自己身子往窗边挤,让冬季厚重的衣服也尽量不碰上傅皓霖,打扰他睡觉。或许是同病相怜的同感,她好像突然能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点不易察觉的脆弱。
    车开了五个小时,到了酒店已经天黑了。吃完晚饭后,李毓一嚷嚷着拉着实验室的本科生要打德州扑克,却发现滑雪场的住宿前台只有一副扑克。李毓一眉头兴奋地跳了两跳,“那没关系,玩国王游戏吧。”
    米杉从李毓一兴奋的八卦表情感到了事情不妙,这游戏多少会针对她。赶紧推脱,“我今天太累了,先睡,明天要是还有再说。”
    李毓一斜眼,“明天滑一整天的雪,你晚上还有力气玩?我看你一路上打了五小时switch,怎么这会儿就累了。“
    刚想再推,叶穆成突然笑着搭上米杉肩膀,“去吧,明天要早起,玩不了多久。米杉,多参与集体活动。”
    感觉到肩膀上重量,米杉心里一阵发苦。原来曾经男神不但是她的学术偶像,更堪担当她的人格偶像了。坏事做完后的若无其事,她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能装,我装不起吗?米杉攥紧手指,用力堆出平时自然而然就能流露出来的甜笑,“没问题,师兄们玩多久我就玩多久。”
    国王游戏轮到李毓一,他不出意外地问向叶穆成,“叶师兄,女朋友什么时候的事?”
    叶穆成揽上李容笙的腰,“前天。但我们之前就认识好久了。”女生顺着揽上腰间的力量,头靠上叶穆成的胸口,“是啊,刚在一起,但听说你们要出来玩,那就顺便当出来度假咯。”
    就连米杉都禁不住跟着起哄的人一起鼓起掌来。厉害呀,是那晚冲动之后叶穆成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女生,又觉得米杉不配做他女朋友,所以迅速搭上了之前追他的西语系系花?
    李毓一一脸看好戏地看着米杉,米杉却下意识地看向傅皓霖。铁青的脸色下没有表情。乌青眼圈上方挑起的眼睛,平日锋芒毕露,现在只是像发呆一样,盯着面前的那瓶矿泉水。她想起傅皓霖被骑在叶穆成身下时候,两人间嘻嘻哈哈的打闹;和傅冰山在叶穆成面前的偶尔融化,露出的那一点带有温度笑。
    冰山的失恋痛苦,会不会比她这样情感燃烧在周身空气里的人要大得多呢。
    李毓一越玩越上劲,其他人都累了想回去休息,他却一直阻拦,“最后一盘最后一盘,明天滑完就睡觉,有的是时间睡。”米杉心里暗自得意,果真是平时好事做多了,今天抽不到自己的号码。
    她拉长声音:“行~李毓一,你说话不算话的话下回绩点第一就保不住了啊。第一轮流坐,下回就到我。”
    李毓一脸色一白,“最后一盘就最后一盘,3号在哪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杉内心咆哮。“是我。”
    李毓一满脸得意,“米杉,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旁边已经有人悄悄给他使眼色,让他换个问题。李毓一得意的使眼色,“没事没事。”。
    米杉心里像跑马灯一样闪过无数个念头。李毓一这sb,学习再好又怎么样,情商低到马里亚纳海沟。人虽然平时热心肠也不坏,但是八卦开玩笑毫无边界。
    左手手背上一个浅浅的烫伤疤痕也闪过眼前,这是为了叶穆成拉直头发的时候烫的。
    她早起的习惯,是为了给叶穆成买甜点养成的。
    会这么拼命学习,会愿意抛弃室友出去租房子,会为了放弃计算机科学系来学电子工程,都是因为叶穆成。
    但她也清楚的知道了,叶穆成只拿她当备胎。米杉想开口,我没有喜欢的人。但她悲哀的发现,纵然知道自己是个备胎,纵然利弊对错分析的清清楚楚。“喜欢“二字一出,叶穆成和他温暖的点点滴滴,还是不受控制地投影在她眼前。
    太卑微了。
    看着米杉渐渐失去血色的脸,李毓一尴尬地咳了咳。“喜欢谁这种问题太无聊了,换一个。你初吻是和谁?“
    刚回一点血的米杉差点被打倒在椅子下,李毓一真是天字第一号sb,这问题一点没比上一个好。米杉忍不住瞄向叶穆成,却发现叶穆成也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另一只手还在李容笙的腰上。
    米杉忍不住在心里冷笑,是算准了自己这个忠诚的备胎不敢开口吗?
    但,事实是,她还真的不敢开口。李容笙靠在叶穆成胸前的撒娇是真实的,傅皓霖在叶穆成身下的笑靥也是真实的。她不知道的,只是叶穆成对人的温暖是不是真实的。
    无名无份的米杉和叶穆成的初吻,已经注定是一个可悲的笑料。米杉僵在原地,嘴唇微颤。身旁已经有人起哄,“哎哟,我们实验室小美女初吻这么神秘吗?”
    看着周围一圈的人,站在中心的她觉得天旋地转。晕倒算了,晕倒就可以暂时逃离这荒诞的一切了。
    在想要彻底放掉憋住的那股劲儿的前一刻时,腰部被一只冰冷又骨节分明的手扶住。米杉觉得这手用力到硌的她发疼,但她控制不住地让身体歪倒的力量支撑在那只手上。
    傅皓霖开口:“她的初吻,是和我。”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