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杉俯卧着的四肢分别被傅皓霖紧紧压在床上,丝毫不能动弹。感觉着傅皓霖跪着的小腿的腿毛摩擦着自己睡裙下光裸的小腿,摩擦的触感让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软声求饶,“傅师兄,我错了。要不我给你使劲使小点?”说完忍不住被背上看不见的寒光缩紧了全身肌肉,这人该不会下手打女生吧...
    预想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来临,背部只是被轻柔地捏起小块的皮肉,揉开紧张的筋膜层。刚刚紧张绷紧的全身被慢慢舒展开,舒坦的米杉直想睡过去。
    “傅师兄你蛮会的嘛,要是以后毕业不想干这行了要不要来我妈的spa馆里当头牌?哎,我们电子工程系,打码画电路到头秃还要996,也就挣那么多钱。真的,你要是在我妈那里按摩按成当红小生的话,挣的一点也不比现在的专业少,头发还能保住。“
    身上那人脸已经发了黑气,米杉无知无觉,继续说道,”你放心不用黄色交易的,是正规按摩馆。就光凭你长这么好看,我和你说可多阿姨吃你这套了,准拿很多小费。阿姨们的老公也放心嘛,毕竟你是gay  。不用对你设防...“
    话音还没落,米杉胳肢窝被身上的人捅了进去,敏感的顿时全身试图蜷缩逃开这攻击。那手却不专攻胳肢窝,而是转移腰部使劲地揪住筋肉,让她下半身都痒的麻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傅....傅师兄我错了。饶...饶了我把我再也不...不敢了...“那作乱的手终于停下来。
    两只纤细的手腕被拢进一只骨骼突出的手,压在背上。”哦?知道自己错了?错在哪?“另一只手用力摁入米杉尾椎骨尾最尖端部。像触电一样的感觉从尾椎骨刺入脊椎。
    ”我再....再也不敢给你背上用大劲儿了。”尾椎骨松了劲,那只大手却只往隆起的臀部转移,隔着睡衣使劲抓起圆润得一只手无法掌握的臀肉。
    饱满臀肉底下的密布的神经被锋利的骨节狠狠刺激,米杉敏感的会阴区域只觉得发热。“哦?就这些做错了?”音调愈发冷沉。
    “呜呜呜呜呜呜我再也不敢叫你去我妈spa馆里做头牌了师兄你松手别摁那儿。“米杉声音里都带了颤音的哭腔。
    “啪,啪”两声,刚刚被紧紧压住的臀肉被松开,两边分别被打了脆响的一巴掌。“傅师兄!!!你打女人!!!“米杉大声指控。
    “哦?米杉,你说出的话是女孩子说的话吗?”身上的人语气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
    两只被打得微微发麻臀肉被轮流更加用力的揉捏,米杉感觉会阴像是被浸入温泉,在傅皓霖又一次大力的揉捏中偶然碰到臀肉下沿与大腿内侧时忍不住发出柔软的一声,“嘤。”
    惊恐地捂住嘴,不敢相信这带着千回百转的柔媚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那只手的主人听到了声音,终于停了下来。
    一股温热气息喷在大腿内侧,傅皓霖的脸似乎就凑在自己下身附近探视。冰冷的声音带了嘲笑,“米杉,不至于这么饥渴吧,按摩一下就床单都湿了?”
    米杉震惊地挣脱开那只制住自己却卸了力的手地跳坐了起来,紧张兮兮往身下床单一摸,是干的,傅皓霖骗人!,“你胡说!床单怎么可能会湿!我就知道只是我内裤湿...”
    说到一半,才发现着了那人的道,傅皓霖跪坐在床上,抱着手臂勾起一只嘴角,满脸嘲笑,  ”哦,原来是内裤湿了啊。”
    还没等米杉羞愧地钻回被子里,就被傅皓霖一把揽住肩膀,两人半靠半卧在床头。
    那只带点凉意的手隔着内裤覆上整个花唇,米杉整个人被奇怪的电流惊的一机灵,“傅师兄你摸哪里!!你在干嘛快松手!!”
    “松手?噢,原来你想像上回那样趁着我睡着来蹭我腿?把我腿蹭湿?”
    “我虽然答应你...为了抵房租把腿借你蹭。但今晚不行,我明天要讲组会,你蹭我会把我蹭醒的。”
    米杉耳朵红到滴血,使劲挣扎。”我不会蹭你的!!!”
    “呵,我们今晚睡一张床,床比酒店的还小。你现在就湿了,你敢打包票你今晚睡着了不往我身上蹭?”
    “没休息好的话,组会讲不好你负责吗?”
    “这么饥渴的话,不如我现在替你解决,省的你蹭我耽误我休息。”
    米杉无力反驳,僵硬地躺在冰山的臂弯里。
    那只手更用力的包住花唇大力揉搓,棉质内裤陷入花唇唇瓣间,勾出一道沟壑。水迹透过白色内裤染出半透明的颜色。修长的手指沿着那道水迹在沟壑里用力抠挖,米杉不敢看向自己的下身,在臂弯里偷偷捂住双眼。
    在眼睛上的手被一把扒开,被迫看向在自己下身耸动的手,抠挖的力道愈发加重,带着薄荷味的鼻息突然凑近她的脸,喷在眼睛上。
    一阵颤抖,一大股温热的水流涌向身下。眼前的迷茫里只有傅皓霖看向她的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只沾了清液的手点上米杉眉头,“啧啧啧,欲求不满到这个程度。”
    眉头的那颗小粉刺被压的生疼,全身过电般的快感里只听到傅皓霖清冷的调笑,“真是欲求不满的厉害了,看来没人满足你的话,就会激素分泌紊乱内失调到长痘。“
    米杉气的发抖,“你胡说!!!我全脸就那一颗痘痘那是每个人都有的青春痘!!!”
    而那人只是慢条斯理,“米杉,毕竟是老板娘的女儿。还是会打算呢。让我住进来你赚了,你这么饥渴,不知道每个月我要让你蹭几次才能满足呢?”
    无颜见人,米杉想默默爬进洗手间换掉自己湿透的内裤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被全身光裸只穿着内裤的傅皓霖一把压在身下,胯间的灼热硬度抵着腰部,”米杉,爽完了就想跑?“
    ghs太难太难太难了救命我死了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