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欲望不得完全释放,挣扎到半夜才半硬着睡着的傅皓霖,一大早被轻轻推着胳膊闹醒:“傅师兄,傅师兄,你醒醒。”
    没好气地睁开眼,一张放大几倍的长睫毛眼睛闪在眼前,“有人要来卧室安装家具,去客厅呆着。安装完我们就可以去实验室了。”
    在客厅一角,冰山满脸散发晦气在角落里抱着胳膊,看着装修工人把一个巨大的吊顶loft床拖进卧室。
    砰砰砰的声音响在卧室里,旁边还有米杉得意地拍着旁边那人的肩,“傅师兄,你别怕。咱们以后睡两张床,不用担心我半夜偷偷蹭你了哦。“
    ”我恐高,我上不去。“修长的脚踝翘在床头,傅皓霖把被子捂在头上,没有感情地开口。
    米杉一脸宠溺,“我懂啦,你滑雪连儿童练习坡都不敢滑下去。当然是我睡loft咯!”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有个妹妹,然后我妈妈把我的床改成上下床,我睡上床妹妹睡下床,这样我  睡觉就不无聊了。可我妈妈一直都不生妹妹给我。”
    ”我愿望终于实现咯!傅师兄,以后我们姐妹睡上下床,我可以和你聊天沟通感情,你也不用担心我占你便宜,我们双赢耶!“
    ”.......“
    米杉手脚轻便地从铁架梯子登上床,兴奋地在只有席梦思的床上打了好几个滚。”上面的空气就是好!傅师兄你真的不想上来看看吗?”
    没有得到回应,不管不顾地继续唠叨,“我特别喜欢《人猿泰山》,泰山用一根藤蔓就能在森林里飞来飞去,我总觉得我也是一只母泰山,我以后也想跑酷飞起来!“
    傅皓霖翻了个白眼,”你飞啊。“
    把家居服的卫衣外套的袖子系在铁架床边缘,米杉蹬在床的边缘,像猴子一样挂在吊起来的卫衣上,“傅师兄,我这个承重600斤的loft可不是白花的钱。我来咯!“
    叹口气,翻了第二个白眼,“别胡闹”。看着即将顺着卫衣外套荡到自己身上的人,往床后退了几步,想减少撞过来的冲击力。
    脚蹬住床架作为起飞着力点,人猿泰杉预备半弧线活动。傅皓霖看着抱着卫衣在空中晃了小半圈的人却并没有如抛物线所预料地飞到自己脸上,而是顺着反蹬住的那个方向飞了出去...
    床架当然承重600斤,可米杉小朋友忘记自己卫衣打的结承受不了100斤。
    “呜呜呜...傅师兄,我好痛!“
    直到组会即将结束,会议室里的几十人才看到养熊孩子养到生无可恋表情的傅皓霖架着满脸尴尬拄着单拐脚上打着绷带的米杉站在门口。
    “不好意思大家,我脚从床上摔下来摔崴了,傅师兄送我去医院。”
    被课题折磨秃头的众人交换了眼神,面带诡异的理解,“哦~”
    傅皓霖讲完文献报告,会议结束即将散场时,李毓一悄悄戳了戳米杉,“从哪摔的?”
    米杉一脸无语,“别提了,我从床上荡下来,本来想降落在傅师兄身上,没想到落地了。”
    李毓一:“????这是什么姿势?”
    突然感觉身后笼罩一片阴影,转头一看,胡茬有些邋遢地长出来的叶穆成正站在身后。米杉还没来及生出尴尬,那个人带着困兽一样阴郁的眼神就已经移开,拂袖而去。
    感受到快感了吗?
    米杉回味着那一丝表情里的受伤。分手无缝连接就泡上系花的你,有想过被你闪电分手的前男友,转眼就和你的头号备胎也会无缝对接吗?你想过你的前男友会为了房租,和你的随叫随到备胎达成每天蹭一次的py交易吗?米杉,快感,感受到了吗?
    你活该膈应,叶穆成,你有什么资格受伤呢。受伤的该是被你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暧昧吊了叁年掏心掏肺的我,受伤的更该是被毫无预警分手的傅皓霖。
    那点伤心,大概只是不能享受系花,傅皓霖,和自己这个死忠备胎一起追逐的齐人之福了吧。
    但下午看到看到在实验室外,有着妩媚笑容李容笙在长椅上等叶穆成下班时,米杉沉了一下的心无奈地认清,羡慕还在,嫉妒也还在。
    那所谓的报复只是因为不服,所谓的报复只是因为还没有死心,哪里来的真正的开心呢。
    若无其事才是最好的报复。
    原来自己早些时反复咀嚼叶穆成的那丝伤心原因,是卑微地希望挖掘出一丝叶穆成对自己的在乎,哪怕只有一点点。
    快感只是遮掩一败涂地的保护伞。
    狼狈地躲进无人昏暗的储藏间,在角落里撑着单只拐杖靠着货架站着,捂住眼睛,让眼泪从指缝里无声地流出。
    “哒”的一声,储藏间的门打开。僵在原地的米杉看着叶穆成高大的身影向着自己的方向逼近。半明半暗的灯光里却看的清眼睛里的红血丝。
    喉咙里是干哑的声音,“米杉。”手指用上了挣脱不开的力道,扣住米杉的后脑勺。
    那张出现在自己梦里无数次的脸就在自己可以看见脸上薄薄汗毛的距离,鼻翼扇动的幅度是情绪波澜的应证。米杉拄着单拐的手不敢松开,只能用仅剩的那一只手用尽全力推着那人的肩膀,“叶师兄,你离我远点!“
    ”你女朋友在外面!“把自己的水晶指甲狠狠扎进叶穆成手臂里。
    靠近米杉的身子却像不怕疼一样,纹丝不动,只是红着眼睛一遍一遍沙哑地重复,”米杉,是真的吗。“
    不敢高声呼喊,生怕被看到,自己又一次成为实验室的舆论中心,米杉强压下狂跳的心脏,“叶师兄,李容笙和傅皓霖,都在外面。你清醒一点!”
    疼的发抖,米杉的口腔内膜被咬住,浓郁的铁锈味触发在舌尖上。和上次半梦半醒带来的温柔的吻不一样。米杉清醒的神智一点点沦陷在被叶穆成的粗暴吮吸里。
    被死死扣在宽厚,有着剧烈心跳的胸膛上,米杉意识陷入混乱。眼前的粗暴似乎完全不属于从前那个从容温暖的叶穆成,但是她最熟悉的那股柠檬草古龙水在太阳底下晒的温暖的味道,让她不再有推开的力气。
    终于放开两眼含泪的米杉,叶穆成的大拇指在细软的眉毛上摩挲,”米杉,你好幼稚,你在气我是吗?”
    紧紧地咬住牙关,身体止不住的颤动,那个温柔的叶穆成好像又回来了,拇指转移到溢出眼泪的眼角,“米杉,诚实一点。”
    两瓣无数次朝思暮想的唇覆盖上米杉的眼睛,像是恳求一般的笃定,“米杉,别走。你喜欢我,对吗。”
    “米杉,你离不开我。”
    可悲是明知故犯。
    米杉被再次捏住下巴吻住的时候,失去了推开的力量。浪潮汹涌里拄着单拐的腿站不住,叶穆成抓住米杉的手,勾向他脖子。
    多可笑,在失落的苦海里面,却只有叶穆成这个看似浮木的漩涡里才是救赎。
    储藏室的灯忽然被打开,理智冲回米杉脑子里,使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面前和自己唇齿交缠的人。
    白炽灯下,不知道已经在门口站了多久的傅皓霖的脸在显得更加面无人色,米杉嘴角的湿润被叶穆成衣袖擦去。
    叶穆成回头与傅皓霖对视,哪怕是半侧着脸,米杉依然看到了那像是讥诮一般的挑衅,但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像是早就预料到他会来一般,”皓霖,找李师兄要的电机?c3排最下面。”
    眼神在两人凌乱不堪的嘴角来回,傅皓霖手指发抖,狠狠摔上了门,留下砰地一声。
    米杉挣开被叶穆成抓着的手,拄着拐试图追上去,“傅师兄,你听我说,不是这样,我和叶师兄没有”却被地上的杂物绊倒。
    米杉在痛的眼泪溢出的水光里看到,那个曾经她心里作为的绅士标杆的叶穆成没有扶她,而是嘲讽一笑,冰冷地看了倒在地上的她一眼,走出了储藏室。
    太可笑了。自己又一次成为了那个故事里的招人嫌恶的女配,那个在感情争端里两个人用来赌气让对方吃醋的工具人女配。
    是哪个小朋友说顺利达成每天蹭一次的py交易?你这句话我偷走了哦!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