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穆成的表里不一已经让人生出畏惧,那日储藏室过后两人再无交集。令人羞愧的是,米杉依然无法控制地,反复点开叶穆成的朋友圈查看他的新动态,哪怕里面只是无趣的公众号转发。有时遇见来等叶穆成的李容笙时,会若无其事地打招呼,然后忍不住地悄悄透过实验室玻璃门观望她与叶穆成相见那一刻的笑颜。
    米杉打开iphone死亡摄像头前置看了看自己的脸,又自虐般地在脑海里对比了西语系系花风姿,生生的无力感淌过全身。
    偷偷看向隔壁办公桌哪怕紧缩着眉冷着脸的傅皓霖,却依然像是希腊神话的神一般俊美的侧脸。叶穆成能舍得傅皓霖这样的容姿来劈腿西语系系花,大概叶穆成是瞎子也未可知。平白无故地,有了见不得光地安慰,看着前置摄像头里变形了的自己也舒心了许多。
    但,米杉顺着被拍肩膀的方向看到叶穆成时,还是忍不住下意识往后防卫性地退了一步。
    一个理智的人可以允许自己思想上的放纵,但绝不能饶恕自己行动上的犯贱。
    那日储藏室里脸上的疯狂已烟消云散。但大概是伪装已经撕去,也不似旧日温情。只是平静开口:“实验室经理要你来归类芯片室零件。”
    米杉压抑住心下的波澜,没敢多看站在面前叶穆成几眼,只是答应着。
    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脑准备往芯片室走,像是全神贯注工作的傅皓霖在米杉即将迈出门口时淡淡开口,“叶穆成叫你去你就去?还想再进一次储藏室?”
    叹了口气,“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上次开会的时候经理的确分配给我的实验室轮流执勤的任务的确是去芯片室。”
    傅皓霖一把拍灭了笔记本电脑,“那我替你去。”
    米杉被走向门口的人寒气逼退地畏缩在角落里,这到底是傅皓霖怕他们又一次亲密接触的妒意,还是出于为盟友人身安全考虑的友爱。
    ”哒哒“,叶穆成食指轻轻扣在办公室门上,站在门口,“米杉,走不走?我现在有空给你讲一下分类方法。晚点我还有别的实验安排。”
    傅皓霖头转向他,眼睛却依然看着米杉,“我替她去。”
    叶穆成轻笑带着嘲讽,“呵,实验室执勤都不敢让她去。皓霖,你看米杉看得倒是紧,你到底,怕什么呢?”
    傅皓霖松了衬衣上扣到最上的扣子,下巴线条绷的更紧。挽起袖子的修长小臂隐隐泛出青筋。
    “没事的没事的,我去吧傅师兄。这些事都是低年级做的,你忙你的,不要紧。”米杉担心争执引起八卦,连忙赔笑,顶住对傅皓霖的满心畏惧把他推回座位,带上门,随叶穆成去了。
    如果说视而不见是一门修炼,那么眼见心不乱就是灭绝师太才有的绝顶武功。
    米杉在听完分类方法以后,带上蓝牙耳机,将juicy  j的暴力rap开到自己快聋,力求自己的耳朵不要去试图捕捉任何叶穆成的一举一动。
    终于平安无事收完,被各种不到1mm的小元件累的老眼昏花。爬上梯子,把储物盒放回处架子。
    下到最后两级阶梯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没有意料之中摔一个大屁股墩儿,而是落入了熟悉暖融融气息的怀抱里。
    畏首畏尾地躲藏了一个下午,但还是没能完全避开。米杉大脑极速反应,这么好闻的叶穆成气味,其实是引诱猎物上钩的可怕陷阱。
    当即立断推开,干笑,“叶师兄,谢谢。我没事,我走了。”
    叶穆成凝神看向米杉,笃定开口,“米杉,你在躲我。为什么。”
    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过心里,我不躲你我躲谁。等着被你捉去再当工具人去气我们小霖霖吗。想硬气回击,但看见叶穆成清亮瞳孔的一瞬,满心雄辩只化作唯唯诺诺的,“叶师兄,误会了,我...我先走了。”
    回办公室收拾书包的时候,傅皓霖像是石像一样,依旧直直坐在电脑桌前,对米杉进入视若无物。
    米杉讨好开口,“霖霖,我今天没亲叶穆成。”
    无辜电脑又一次受气。被狠狠扔进书包里。“哦?失望了?没亲到?”说完带上包大步走出。
    米杉禁不住心疼,傅皓霖在办公室里工作还要担心自己室友(兼房东金主爸爸)和前男友的不可描述,唉,冰山失恋太惨。
    一蹦一跳追上去揽住大步向前走的那个人的一边手,“霖霖,消消气嘛。今天真的什么也没有。”
    直到晚饭后,米杉看着听自己讲了几百句口水话却依然面无表情的傅皓霖,又一次趴上坐在沙发上的冰山肩上。
    “霖霖,你就说句话吧...”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碰上个这样的前男友天天找法子气你,能不难受吗...”
    还是不开口,米杉来气,世间怎会有如此难哄傲娇之人。
    脱下家居短裤,一把跨坐在那人腿上。”傅皓霖!上次你流鼻血以后我让你缓这么久了!一直都不主动磨磨我!把每天都积累起来的话,你欠我好几次了!我每天早上起来内裤都湿湿的,都怪你!”
    眼前的人对那颗脸气的发红的羊毛卷头飙视若无睹。
    捧住角度分明的脸颊:“傅皓霖!我是你房东和金主爸爸!你收钱不办事!”
    “你这个躺床上什么事都不跟我做的枕头公主!”
    天旋地转,米杉已经被扑倒在沙发上,小心又害怕地看着冰冷里带着怒气的脸,手疯狂拽住内裤。“别...别脱我内裤,蹭蹭就好,我怕你晕逼。我怕你血崩...”
    米杉总能精准踩住让自己炸毛的每一个点。傅皓霖冷笑,“我找到解决办法了。你,大可不必担心。”
    傅皓霖21年的短暂人生,从未经历过如此丢脸的事。
    傅皓霖讨厌因为不确定性而出的临时意外,讨厌因为未做好准备而带来的仓促狼狈,讨厌见识短浅带来的少见多怪。所以他用非人的严苛标准要求自己,让自己保持在食人间烟火普罗大众的例外里。
    可女生与电路图和代码比,果然还是太复杂了。多精妙的算法也算不到一个软件错误能导致机房整体自燃。
    那一夜,在米杉持续地抽取面巾纸,扇风,擦鼻血,抽泣声中”晕逼“和”gay“这两个关键词不断爆炸的一片狼藉里,傅皓霖脑海天人交战。到底是承认自己是看到米杉下体就会情欲血管爆炸的鼻血男好,还是顺着米杉的话让她认定自己晕那里。
    跳跳大路通地狱。
    大脑如同高速集成芯片快速运作,汹涌潮流的电子滚过。
    bingo。
    傅皓霖面色恢复如常,冷脸揽过米杉的肩,给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下气的的背顺气。淡淡开口,“我没事。血快止住了。”
    “我不晕那里,我晕毛。”
    “下次把毛除了。“
    米杉好容易止住哭,两眼红红地困惑地抬头看,”真的吗...可是我听说刮毛长出来的时候会短短的毛从内裤里扎出来,不舒服...我怕以后蹭你的时候扎你。“
    “小钢针扎你腿腿手手难道霖霖你不怕怕吗?“米杉真诚关怀。
    “..........”
    作为工程人,原理不是第一要想的事,解决问题才首当其冲。傅皓霖很快收到了一个包裹,但他舍不得米杉的黑色森林,更舍不得米杉。
    可是今天,是该给她一点惩戒了,
    btw  不知道枕头公主的小朋友们应该去搜搜看看,就能理解为什么冰山生气了(???)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