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杉选择的BDN竞赛属于知识考试与研究创新的结合,参赛学校来自全国,但主力参赛军之一就属于她所在的a大,以及这次的举办校隔壁b大
    初赛的考试按年级划分在b大举行,但通过初赛的人却不按照年级,而是按照参赛方向分别开研讨会,请了b大的前线教授讲解他们的研究成果,同时也有老师讲解比赛要求。
    米杉和傅皓霖同在的信号处理组,由陆程教授讲高斯马尔可夫定理的散布。陆程教授是b大中坚力量教授,学术水平在国际同类领域都处领先。
    回学校的路上,米杉拽住傅皓霖胳膊,一脸崇拜,“我原来还想出国读研究生的,但我现在目标换了,我要去b大读他的研究生。”
    傅皓霖冷冷撇过来一眼,“我刚刚看你眼睛一度都是呆滞的。他刚刚讲的公式你理解了10%吗?你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吗就想读?“
    米杉郑重思考了一下,“我大概明白了他给的定义公式,起码我也理解了11%吧。”紧接着一脸花痴,“但在我们专业,陆教授那么帅还头发那么多的教授,万里挑一耶!我就是喜欢帅气教授!那不考他的研究生我也要考b大!能听听他上课我就好~快~乐~”
    “头发多有什么好羡慕的,心思没放在学术上才会血液供应长头发。”
    米杉愣了一下,探究地看向面色不善的冰山,“霖霖,我觉得你很危险。以发展的角度看,你头发叁四十岁应该就已经地中海了吧。”
    “毕竟你硬着都能打码,我想帮你摸摸你都不让,你是我见过的心思最放在学术上的人。”伸起手伤心地抚摸了一下傅皓霖蓬松的头发,“头发呀,霖霖不要你了。”
    “quot;——
    大约每个自命不凡的学校都有一个同样自命不凡的对标校,虽暗地知道实力并无本质区别,但各自觉得自己超凡脱俗而对方傻逼兮兮。
    大一组别评分里给知识考试的权重更大,但同时也被认为是更需要以“轻松”姿态碾压对方的组别,因为这更能代表学校生源质量和教学水平。
    米杉坐在实验室的办公室里空闲时间接着完善幻灯片的过程中,被无数个路过的博士博后路过拍肩,鼓劲,“米杉,b大跟我们a大比,尤其是电子工程系,他们算什么东西。必须把他们给pk了知道么?”甚至连忙的连轴转的耿老头,都在组会后单独抽了十分钟看了米杉的思路框架。
    电视剧里小说里喜欢无限美化年级第一的学霸,一般他们带有的属性包括超凡脱俗不问世事,不努力学习也能考第一神奇能力。但殊不知,不努力不可能拥有好成绩。更何况好成绩是开端,纵然是神一样的天才,没有努力也不能坚持到学术道路尽头。更何况,a大b大,集中了无数曾经的年级第一。而他们或者刻意隐藏,或者明显暴露出来的人格,就是极其旺盛的好胜心。
    一天下来,米杉只觉得肩上挑了万斤重担,哪里还有什么一开始打算的重在参与。还好,倒霉的人不止她一个,还有同样被过分关怀的的李毓一。
    抱着电脑趴到李毓一办公桌旁,“救命啊我真是不行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要为国争光参加奥运会呢。要是输了我都想把自己吊在b大门口,无颜回实验室回学校了“
    “李毓一,你那个方向好像竞争比我那个方向更大欸,你好辛苦。“”哪,这是我目前的幻灯片,你要不看看我的,我也看看你的。咱俩换换思路,提提意见怎么样”
    “好”,李毓一接过米杉的电脑,看了一遍推了回来。却并没有把自己的电脑也递过来,而是笑着说,“米杉,我的幻灯片在寝室u盘里。下次再给你看。“
    米杉脸上的傻乐僵了一下,才尴尬笑着应到,“好啊,下次再看。”
    苟博后在会议厅里和别人聊起刚刚看的李毓一的幻灯片的声音还在耳朵里,米杉怅然若失地拖着无力的脚步回到了座位上。
    她觉得李毓一是她的朋友兼战友,可李毓一觉得她不是。她把软肋暴露给李毓一,可李毓一看了一眼摸了一下,然后缩回硬硬的龟壳里了,哪怕他们甚至没有直接竞争关系。
    像泡在冰水里一样,想到当时叶穆成曾经毫无保留地分享给自己无数的学习资料和笔记心得,却也当机立断地在需要时把自己当工具用,然后厌弃地弃置一边。
    又还能相信谁呢?每个成年人的心都是在一次次寒掉以后结上厚厚冰壳的。
    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莫名想靠近看上去坐的脊背挺直,周身散发寒意的傅皓霖,于是坐着把旋转椅滑过去,头伸下去探他的胳肢窝。
    冰山的胳肢窝却是又暖又软的,他没有推开的意思,所以想去靠着他的胸口,想更暖一点。
    傅皓霖听完了米杉的讲述,停了很久。唇蹭了蹭米杉的额头,“没有直接竞争,可是一年级公费去英国Garton教授的实验室的名额,只有一个。”
    也罢,成年人里,利益相关,无可厚非。胜负欲前面谁又想吃亏呢?小朋友才傻头傻脑什么都分享。
    近距离看傅皓霖冷白中透出干净光泽的皮肤,想亲亲,金主就是可以肆意妄为,于是米杉没有丝毫犹豫,顺着脸颊蹭了上去。
    离开傅皓霖脸颊的那一刻,对上了推开办公室门的叶穆成的眼睛。
    叶穆成就在门口,直直地看向两人。
    跌倒在储藏室的疼和被利用的寒心忽然都历历在目,米杉想起妈妈曾经半夜流的眼泪。突然就想干点让自己开心的事。
    捧住近在咫尺的脸,“霖霖,亲亲。”
    傅皓霖循声看向门,望到了眼神钉在两人身上的叶穆成,又看了看米杉望向自己的湿润瞳孔,没有丝毫犹豫,覆上了米杉的唇。
    杉杉的唇是有甜甜气味的,所以傅皓霖喜欢闭上眼睛,让感官更加清晰可辨。
    但此时此刻,杉杉分心了,她牙关是僵的。他微微打开眼睛,原来米杉的湿湿的眼睛没有闭上,她的瞳孔,是门口的方向。
    原来米杉还是在意叶穆成。
    米杉就这么挑衅地看向叶穆成,眼睛酸了都不想眨眼。直到他曾经帅气阳光的脸庞都有了扭曲的撕裂,却装作漠不关心地关了房门,米杉才终于歇了气。倒在有些硌人的肩膀上。
    “霖霖,开心吗!”
    “我们击退了渣男。“
    捧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又亲了一下,“霖霖,我们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傅皓霖让眼皮微微盖住他和米杉眼神的接触,只是盯着米杉的锁骨,很久以后,“嗯,开心。”——
    免费连载小说请收藏:woo18.com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