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杉震惊地发现原来看上去沉默寡言拒人于千里之外地傅皓霖也有这么多朋友。
    坐在傅皓霖身边,盘上胳膊,米杉小声趴在耳边用气声问,“霖霖,我还以为你以前除了那个叶什么的都不和人来往。居然你生日也能请来这么多人呀”
    傅皓霖低头看了一眼满脸惊讶的人,“男生女生不一样的。你以为交朋友就是要像你天天扒着覃慧那样两个人变成连体婴吗?”
    米杉仔细端详了桌上的每一个人,以自己平时在同性恋平权组织工作锻炼出来判断力,硬生生没在这些挂了  “我是理科铁直男”标签脸上察觉出来一点gay气。
    不由得在心里叹气,心疼深柜傅皓霖平时得过的多辛苦。在一个一群白羊里,顶着众人的目光表明自己是一只黑羊,并不是人人都能具备的勇气。
    米杉私下里揣度过傅皓霖说自己没钱却不像家里继续要的原因,多少难道也与和家人坦诚了性向有关?傅皓霖要站起来拿着自己的钱包付钱时,米杉表面不动声色,底下一把抓住他的手,塞进一张卡,对出口型:“用我的。
    和傅皓霖相处了这些天,心里的天平在冰山的砝码上逐渐加重。甚至在小姐妹覃慧拉住自己说“我们是bbf(Best  friends  forever)的时候,都会有些背叛了姐妹地心虚地回答,”我们当然是最好的朋友啦!”
    被米杉拖过来的傅皓霖生日的覃慧瞄见塞过去的卡,在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问,“傅师兄不是你男朋友吗为什么感觉平时都是你在付钱?不是吃你的软饭的小白脸吧?”
    米杉生生笑出一脸痴汉宠溺,“没啦,霖霖也付出很多别的。钱这种东西嘛,如果可以我要养他一辈子!”
    临散场前,铁直一号男同学看着闪亮亮眼睛站在傅皓霖身边的米杉,感叹道,“我们都不敢相信,傅皓霖居然真的会这么快有女朋友。”
    铁直二号男同学拍拍铁直一号,“很多人不都说米杉师妹最美女电子工程师吗,好多人想追再慢一点别人排着队接走了。“
    米杉虚荣心爆棚,一路拉住并排走回家的面无表情的冰山蹦蹦跳跳,“霖霖你看,他们说好多人说我是最美女电子工程师!想追我的。”
    “看来我还是很有前景的耶霖霖你说是不是!”
    周身散发着低气压,傅皓霖回家开了一瓶冰水,大口灌入有无名火的身体内,抱住臂坐在沙发上。
    看着略带阴沉的傅皓霖,米杉趴上沙发凑过去,脸颊蹭蹭冰山脖子,“霖霖。是不是嫉妒啦?”
    看向米杉小鹿一样望向自己的眼睛,有直白的询问。
    傅皓霖修长的手指几乎要捏扁塑料杯,嫉妒二字有多奢侈。骄傲的人不敢先承认自己还没被接受的感情,却要在米杉最清亮里的目光里溃败。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望着手上的水杯,轻声开口。“是。”
    米杉搂住血流到发热的脖颈,“霖霖,我懂的。”
    “他们说我是最美工程师,但你是最帅工程师。喜欢你的男生肯定很多的。”
    “霖霖,我们是bbf哦,你要是有看上的男人,我绝对不跟你抢~”
    刚刚还热血回流的身体瞬间凉下来。冷笑道,“最美女工程师,笑料罢了。”
    “哦?在工程师的前缀上加一个最美,很得意吗?
    米杉愕然地看着口出恶言的冰山,“我喜欢漂亮,喜欢被别人夸我漂亮有不对吗?我就是想要做一个和刻板印象里不一样的漂亮电子工程师啊。”
    傅皓霖面带冰霜看向米杉,“一个优秀的工程师,应该以自己的专业性,逻辑的严谨性,工作质量的精确性,项目的创新性,沟通的有效性而骄傲。“”如果哪天别人对我的的职业画像只是好看,我觉得那是对我的羞辱。“
    “除了特定需要看脸的职业,评价这个从业者时的定语,都不应该是好看。”
    看见米杉转过去对着自己小小的背影,傅皓霖叹口气,“对女生来说,更是的。”
    “在科学界对女性的生存处境本身就要比男性更加艰难,她们做出的贡献往往因为她们女性的身份更容易被忽略。如果一个女性科学家被称赞好看,她的成果往往被认为是因为外貌而加成的,她的其他成果将被漠视”
    “哪怕一个女科学家穿上的是我奶奶的衣服,都不应该阻碍世界上任何人承认她的贡献,并相较于所谓‘漂亮’的女科学家被看轻一丝一毫。因为她们没有责任用外貌去证明自己的成功。”
    “讨论一个科学家时,甚至没有必要在前面加上‘女’这个定语。以男女来区分科学家,乃至更多职业。因为这才是对这个职业最大的桎梏。”
    米杉的背影已经有了抽泣的晃动,傅皓霖的喉结滚动,心像是被尖爪挠过。
    本来也无需说话这样尖锐,是翻涌的嫉妒让语言变得丑陋了吧。
    抬起手,又放下。犹豫了许久,把人揽到自己怀里坐到腿上。任由米杉把鼻涕眼泪蹭进自己的新t恤上。小心开口,”杉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说漂亮的女工程师可能会是男权审美下捆住你未来的枷锁,可能是悬在女性职业生涯上的刀。”
    抽出纸巾,把胸前的人脸上泪水仔细拭干。看着哭红的鼻尖和挂着泪珠的睫毛,胸口像被拧住一样酸。
    “米杉我”
    那双红红的闪着水光的眼睛突然抬起,带着抽泣,“道理我都懂那我到底漂亮不漂亮?”
    来自苦涩暗恋对象的眼神总让实话变得艰难。傅皓霖没有丝毫犹豫的“漂亮”二字卡在喉咙里。
    巧言令色不过是簧舌过风,可真情实意却是入心镌刻。
    看着米杉精致的浅色唇瓣,微微偏开头。实话却要像谎话一般心虚地说出。
    “漂亮。”
    米杉破涕为笑,捧住冰山有些发热的脸,“你夸我漂亮我就开心了!”
    “工程师不工程师有什么要紧呢!gay的品味这么好都夸我了!”
    “那既然漂亮,那我们出去外面玩玩看有没有小哥哥来和我们说话好不好霖霖?”
    冰山眼前一黑,咬牙切齿。想立刻脱下这得寸进尺笑的开心的人裤子狠狠打一顿屁股。
    米杉眼里闪过一道光,“霖霖,今天是你生日,照顾你。我们去gay  bar吧!“
    请┆收┆藏┊最┋新┆免┆费┇小┊说┆网:woo18.vip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