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审委员会公开了评分标准与过程,闲言碎语终于散去。
    对着镜子早上梳头时,看着镜子里不服管教的卷发的时候,突然觉得那点血缘也无大碍。反正我活的好好的,跟陆程从今往后也不过是个老死不相来往的路人。
    想到学过高数的米容笙却时常对着叁位数加减法犯晕乎,米杉欣慰地摸了摸自己睡肿的脸,虽然有时心里吐槽陆程拖累了妈妈的美貌基因,但自己充其量也就丑点,智商却依然在线。这个隐形爹也不是讨厌的一无是处。
    嘻嘻,早晨起床,拥抱太阳,怎么生活这么美好。没人嚼我舌根的感觉真好。
    被人一拍肩膀,米杉回头。李毓一有些尴尬地,“米杉,之前的事...是我...说话欠考虑。对不起啊。”
    大手一挥,“跪安吧。以后没凭没据的事情不要无事生非了。“
    看着李毓一额头上出的大滴汗珠,不由好笑,“我其实也没那么想去去英国,现在位置顺给你了,去Garton实验室好好替a大争光吧!”霖霖说他不想去了,那没人陪我去玩儿多无聊啊,米杉心里暗自盘算着。
    不对,李毓一这个个性,就算心里觉得自己做错了也不会当面来道歉呀。不,一定是周围有魔法结界导致人设出错了!
    环顾四周,远远的树底下是叶穆成插兜站着侧影。看到李毓一有些紧张的表情,心里明白了大概。
    叶穆成估计,也放下傅皓霖,不想追究着过往那点事了吧。把李毓一弄过来道歉是为了给自己往日的中央空调的缺德行为攒福报?回忆起叶穆成那次对自己的劝告,和对陆程身份的告知,其实...他或许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坏。
    算咯,冤家宜解不宜结。
    “叶师兄..上次的事,谢谢你。”之前骂人穿粉红碎花蕾丝丁字裤骂的过于不留情面,米杉梗着脖子,有些别别扭扭地走到叶穆成身边。
    叶穆成玩着手里的笔,盯着空气里的前方,抿了抿嘴。“没事。”
    米杉立刻战术后退,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憋死我了!终于可以撤了!“叶师兄,那祝您暑假英国交换愉快!明年美国交换愉快!我走了!拜拜!”
    “米杉。”
    已经走出几步的米杉转头,头顶冒出大问号,叶穆成又要作妖了?
    “皓霖美国和英国交换,都放弃了。”
    米杉腹诽,是啊是啊,你也早点放弃傅皓霖吧,别辜负漂亮系花了唉。表面微笑,“嗯嗯,霖霖他有自己的安排哦。”
    “我下周五,晚上8点的飞机。”叶穆成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米杉。
    “周五晚上堵车!开去机场算两小时,国际航班要提早四小时到吧起码。叶师兄你中午吃完饭就快走吧。”米杉在叶穆成周身奇怪的气场下,觉得每一分钟都是尴尬。“我还有急事!叶师兄一路平安!”
    “米...”叶穆成把抓了一把空气里的手缓缓落下,刚才吸进去一大口的气却嗝在胸膜间,初夏的蝉鸣无休止地响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米杉被傅皓霖拖住一只手,像半个米袋一样被拽着继续向山顶前进。“霖霖...晚上有没有狼啊?真的还往山顶爬吗?”
    不答腔,米杉不死心,“那有没有强奸犯?如果看上你了我打不过他们的哦霖霖!”
    傅皓霖卡住米杉手腕,把步速调节到1.5x。崩溃了崩溃了,强行蹲到地上,“我真的爬不动了...这山不高,但是好陡,你爬那么快,你到底急什么呀...慢慢爬好不好。”
    看了看手机,不行,必须快一点了。把米杉甩到肩上,“我背你。”
    大惊,“霖霖,不能爬山背人的!万一你滑了一脚我们都得狗带!“
    周身的草木有茉莉花香,手臂有凉凉夏夜的风抚过,背上是米杉的心跳,和她压着自己脊背的软软胸脯。每一个细节都很美,除了米杉没闭上的嘴。
    早有准备,从兜里掏出一块热化了的巧克力,一把堵到米杉嘴里。世界重归最美丽的样子。
    紧赶慢赶,终于在八点五十五分到了山顶的小平台。
    从米杉身后环绕住她,八点五十九了。“米杉,你看看下面有什么?”
    “天上有星星,好美。”忍不住感叹
    闭上双眼,把头枕在米杉发顶。等待那一刻的发生。
    烟花爆炸的声音终于响起,前方黑漆漆的天空,被五光十色的烟花点亮。
    天空中的五颜六色愈加密集,烟花的响声掩饰着傅皓霖的心跳声。
    在高潮的结尾里,黑色夜幕里打上了“M”和“F”两个字母,缓缓落下。傅皓霖看着被微微星光衬出的米杉侧脸,和因为看得呆住微微张开的嘴,拿牙齿温柔磨上了她的耳廓。
    米杉忍不住感叹出声,“我的天。”
    “这个度假村里到底是谁和谁多大仇多大怨,恨到都要骂人话都要打在天空上了。“
    “M,F,motherfucke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句,”杉杉,生日快乐。“硬生生卡在了咽喉里。
    感觉到了空气的寂静,干笑出声,“霖霖,不好...不好笑吗?”
    转过头,黑暗中看到傅皓霖有些青的脸色,赶紧抱了上去,“霖霖霖霖...我开玩笑的...不要气...我以为男生喜欢这种玩笑呢...我知道是你给我放的烟花,m是米,f是傅,是吗?”
    蹭上脸颊,“烟花好漂亮,谢谢你呀。”
    终于又能重新呼吸了,傅皓霖想在寂静无人的山顶上,嗅着空气里好闻的火药味,让天地间只有两人相拥一刻再久一点。
    可灵魂拷问总是突如其来,“咦?可你不是说你现在特穷吗。怎么会有钱给我放烟花呀?”
    把自己的身体刻意推离米杉远一些,好让撒谎被拆穿的生理反应不那么明显。
    可以吗?让自己往前踩一步吧。傅皓霖在米杉探寻的眼光里装作不经意的开口,“其实,这个学期快结束了。我又拿到生活费了。”
    “那...那你又有钱出去租房子了吗?你要搬走了吗?”
    “杉杉,你想要我搬走吗?”
    自己先前使用了谎言,利用了米杉的同情心住在了她家。和米杉同处一个屋檐底下的关系始终带了那么些交易。
    想起米杉每晚都给原来寝室的舍友们兴高采烈地隔空聊天,傅皓霖突然失去了自信,除了能让米杉对自己的胸部每晚又吸又抓恋恋不舍外,他不确定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是不是真的胜于她的小姐妹们。
    也许这个问题问的太早了,也许今天也不该说出自己其实能负担起房租的实情。
    甚至不该在寂静到没有任何声音的山中问出这句话,因为他尴尬地听到自己的心跳透过空气传入鼓膜。
    但米杉扎回了傅皓霖怀里,“霖霖,我舍不得你走。”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