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霖?水快满了。你怎么还不过来?”
    放完入浴剂,脚尖划拉着水里的小花瓣。被晚风吹的激的脊背微微发直,不满地又冲露台门喊了一声,“你换一个泳衣到底要换多久少年呀?我等的都要冻晕了。”
    披上浴袍冲进门,看见傅皓霖迅速地把一个蓝色发光的东西摁灭,塞到枕头底下。“我换好了,现在就走。”环住米杉的腰,往门口走去。
    “??霖霖我看见了。你偷偷拿我手机干什么,仗着知道我手机密码是不是偷看我小秘密!”想起昨晚手机浏览器里打开的《美少年胸部play99》,心虚地把枕头底的手机挖出来  ,打开手机浏览器。还好还好,历史记录里不是它。
    打开微信,消息栏里只有米容笙让自己报平安的的消息。瞄向傅皓霖脸色,只是眼帘低垂,似乎并没有怒气,那应该也没有看到前几天自己在微信里给他买的电乳夹。
    那就可以叉腰理直气壮了,“霖霖你到底为什么翻我手机?”眼睛一转,“哦~一定是我上次和你提到我手机里存的美男gv,你想看了!”
    傅皓霖紧紧蹦住的肌肉松开来,泻下了一口气,一把扛起嘴里不停的米杉出了门。
    热水暖入筋骨,忍不住在水里舒展开身体,“周四就提前逃课出来度假的感觉,罪恶的格外好。”突然想到什么,“诶,明天是周五,叶师兄就走了。”
    傅皓霖扶在米杉腰上的手僵了一下,“嗯。”在热水里居然有冷汗从颈椎渗出到尾椎的麻痹感。
    “霖霖,英国暑期的放弃就算了。美国那个一整年的交换,真的不去吗。开学就大四了,你不是想一毕业就出国的博士吗?去交换加分很大,尤其是申请的时候,多一封推荐信呢。”米杉从身旁温泉的座位站起,跨坐在大腿上,捧住傅皓霖的下颌骨,直视他的眼睛,“嘻嘻嘻,是不是舍不得我呀?“
    ”还是...你还是在躲叶穆成?”
    捉住米杉的手,把头偏到一旁,“想太多,我就是想留在这里,把一个课题完整地做完。“挑挑眉弓,“我不靠交换一样能申请到好学校。”
    “哇霖霖原来你邪魅狂拽的样子也好帅!“
    “.......quot;
    “这里星星也好闪,好像许多小眼睛,好美呀。”
    “嗯,很美。”
    米杉看了一眼背对风景,脸对度假屋落地玻璃门的傅皓霖,“你回答未免也太糊弄了...”
    星夜很耀眼,但当下它们只配随意地当一个背景。
    米杉睫毛上的因为蒸汽挂上的小水珠也能看到小星星。吻掉它们,就能喝掉一杯星空。
    顺着眼睛一路向下,啃噬到嘴唇。米杉上唇那颗小小的唇珠含在舌尖,和周围软的可以化掉的触感不一样,牙齿研磨的回应都是弹滑。
    沿着唇珠吮吸住更大片的唇瓣,是她似乎比平时高了一度的体温。
    是米杉嘴里特有的让人上瘾的味道,可惜吞不下去,傅皓霖叹了口气。换气的间隙,看得见她从脸颊到太阳穴的毛细血管升腾出的热气,和被吸的神志恍惚微微张开的嘴。
    刚好,傅皓霖熟悉地探进米杉嘴里,舔舐让人头皮发麻的上颚。搭在身后的手如期而至地接到了米杉突然软塌下来的腰和流露出来的软哼声。
    两瓣肉感的臀瓣蹭在大腿上,随着旁边竹筒泻下来的水流声似有似无地蹭在裆部隆起处。
    隔着厚厚的尼龙面料,让触感都格外顿挫。忍不住皱眉,把米杉千挑万选的无用泳衣抽绳解开,让两瓣软滑的阴唇落在自己手里。
    没有揉捏几下,抵在穴口的中指就感觉到温泉水中流过另一股水流。咬住米杉耳廓,“杉杉,想要了?”
    黏黏糊糊地,把“嗯”字悄悄吐进傅皓霖耳朵里。“回床上。”
    “你等不及。”露台外的花洒下,傅皓霖洗去两人身上的花瓣,和腿间粘稠的水。低低笑出声,“杉杉,女生也会早泄吗?”
    躺在冰山同样赤裸的身上,顺从地让他用浴巾拍干自己身上水滴。
    傅皓霖探究地把手指划过穴口,举起晶晶亮液体包裹的指尖举到眼前,“擦不干呢。”放到舌尖尝了尝,“是你又想要了的味道。“
    湿润的修长手指夹起半圆隆起尖端的乳头,修剪干净的指甲不轻不重地刺激布满神经的乳孔,“杉杉,这该怎么满足你?”
    米杉一头扎回冰山胸口,摸了一下蘑菇头顶端渗出的前列腺液,不敢抬头,但把手指举高在他眼前,“明明你也硬了你也湿了的...”
    “嗯?原来想要蹭我下面来满足自己啊。”把米杉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位置调整成两人性器相贴的姿势,缓慢地挺腰,让两人性器温软地摩擦。
    米杉似乎是热水泡了太久,失去了力气一样无力地趴在胸前。
    摩擦的越来越快,两个人滑腻的下身几乎无法固定在一个位置上。
    有那么几下,龟头似乎已经略微地探到被蹭的酸软的穴口。听着米杉趴在自己胸口的小小的哼声,傅皓霖崩着大脑最后一根理智的弦,余光看见自己提前进入房间悄悄放在床头,假装是宾馆附送的保险套。
    米杉喜欢草莓,所以他挑了草莓味。
    买了大中小号一个个试过,又去买了一盒全新的草莓味凸点大号塞在行李箱最底端。
    就差一点,就能进去了。
    但杉杉今夜过分的可爱。不会把自己的胸前两点吃到穿t恤都疼的想贴创可贴,更不会像平时一样非穿自己的四角内裤往里塞大雕来骑在身上要强行扑倒自己。
    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只是红了耳朵,乖乖地让摸让蹭。就像,一个真的女朋友一样。
    已经忍了太久太久,好像忍耐力都飙出了警戒线。
    今晚太过美好,美好到他不忍拿过那盒避孕套,说出准备好的那套几乎一定会成功的哄骗。
    今晚是她的生日,不舍得让她在今晚疼。
    令人战栗的快感间忍不住吻上米杉发顶,或许自己还该再等等,等到两人关系更明朗的那一天。
    可突然间,怀里的耳廓的绒毛随着充血微微晃动。和耳廓红成一色的脸颊从埋着的颈窝抬起来,眼睛里的星星闪了闪。米杉软软的唇张开又闭合,但傅皓霖听见轰隆隆的响声,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是打雷了吗?傅皓霖从昏暗光线外房间的落地窗里望向漆黑天空,明亮星光在无云天空里闪耀,何来雷雨?
    揉了揉胸口,原来不是雷声,是自己轰隆作响的心跳声。深吸了一口气,让心跳慢慢回归到能再次听见外界声音的速率。
    “杉杉,你再说一遍。”
    米杉乳白色的牙齿咬了咬下唇,像是鼓足了勇气,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口型,  清晰的声音却伴随着耳鸣传来。
    无数尖锐的耳鸣声中,世界重新安静下来,傅皓霖听见米杉说,“我来帮你破处吧。”
    咳咳,请平常心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