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杉睡眼朦胧地走到小区门口前厅,远远地看见那个与炎热夏日气质格格不入的瘦削等待身影,立刻加速地飞奔扑了过去,“霖霖,怎么要来也不提前和我说?不是说好我暑假找时间去找你玩吗?我这里玩的没你那的多,你怎么来了?”
    有些欠揍地捏住有些瘫住表情的脸颊,“霖霖,想我了呀?”
    没有预料中的被狠狠捏住耳朵拽起来,睡的蓬松的头顶被好闻的薄荷气息嘴唇轻轻贴上,只是淡淡的,“12点了,还在睡。”
    想到醒来时手机从九点就开始,每半小时一个的未接电话,米杉尴尬地缩了缩脖子,“来来来,先进来吧。”
    开心地挂在冰山身上,“霖霖,我妈妈可喜欢你了。一直和我夸你好看,你要是来住我妈妈肯定特别开心。”
    傅皓霖想起热情邀请自己去美容院做脸的米容笙,头皮阵阵发麻,“我在你们家附近酒店住。”
    抠门米杉算账,“我家就有空房的,居然你还得花钱出去住。家附近就是是景区,又是暑假,房价飞涨。”
    “我爸妈都出差了。”傅皓霖似是不经意开口,“没有半个月回不来。”
    “这个月展馆有你想看的村上隆。”
    半个小时后,傅皓霖拉过穿戴整齐米杉的行李箱,“快走吧,我定了一个半小时后的高铁票。”
    “快退票快退票!”
    “?”
    米杉绅士地拉开大红色的软顶敞篷跑车副驾驶,“请。”
    傅皓霖脊椎僵直地看着在马路上,单手老练扶着的方向盘灵活转动,和那只手上每个指甲上都不一样颜色蝴蝶结的凯蒂猫,叹气,“你妈妈选车的品味和你的车技一样浮夸。”
    “我小学就参加儿童组卡丁赛车竞速了,要不是我妈怕我出危险,说不定我现在是隆巴蒂第二了哦!“空出的那只手扣住冰山的手,“霖霖,我要先带你去看我的秘密基地。”
    米杉左绕右绕,沿繁华城市中的湖滨驶入山里,打开了敞篷,狭窄的道路两旁有枝繁叶茂的大树遮盖出来的凉爽树荫,夏日潮湿的风和敞篷车座位在耳侧打出来的霸气冷气打了架,像是盛夏在树下饮的温茶一样的舒软。
    在一处小平台,停下了车。周围安静的甚至蝉鸣鸟叫都稀罕了起来,持续不断的只有从下面传出来的溪水拍打石头的沙沙响声。在繁密香樟树下摇曳的光影下,米杉像是展示自己精心收藏糖果罐一样的得意,“是不是很美?以前住在山脚下的时候,外婆会带着我来这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台子了。”
    “怕这里人多,所以我好少带人来的,除了你我就带过”米杉突然想起来什么,噤了声,赶紧从手套箱里拿出一罐汽水,“霖霖,渴了吗?”
    傅皓霖略微低了眼神,又看着米杉的唇,僵硬的脸部肌肉扯起一边嘴角。“那我至少和叶穆成一个等级了。”
    “怎么可能。”米杉讨好地抱住傅皓霖手臂,“叶穆成那个狗男人怎么能和霖霖你比?”
    傅皓霖偏头避开米杉的眼神,轻轻苦笑,把米杉的安全带解开,从驾驶座勾住米杉的膝盖抱到腿上,轻柔地覆上没有化妆只有淡淡粉色的唇。
    被有力的吻触碰的米杉下意识的微微张嘴,可覆盖着的薄荷香气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轻轻舔舐唇上的每一个细小的几乎不可感知的纹理。
    那日米杉淋了冰水发烧以后,虽然傅皓霖承诺了让她去拿那堆花里胡哨的小玩具用在自己身上,可玩具却一直在床底吃灰,因为两个人再也没有赤裸相见过。
    傅皓霖不再在米杉洗澡的时候拿着自己的浴巾进来淋浴房,进行冠冕堂皇的搓澡按摩实则享用米杉躯体的活动。甚至米杉赤裸滴着水出来找衣服的时候,都会立刻别开眼睛拿睡袍裹住一切暴露出的敏感的身体部位。
    以前睡前惯常伸向米杉内裤包裹的下体的手,变成取过薄毯子把人轻轻裹起来。隔着一层被子,像是神点化信徒一般,轻轻抚摸着米杉的肩膀和手臂。
    米杉起初困惑地看着睡在另一床被子里的傅皓霖,试图像习惯里一样钻回有着斯文皮肤包裹的结实胸前,却被那只抚过肩膀的手温柔压下。“杉杉,乖一点。”
    发顶,额头,脸颊,颈部,米杉在来自傅皓霖有些凉意的轻吻里似乎回到襁褓一样的安心。傅皓霖似乎一夜之间失去了对两个人下体蹭蹭的兴趣,把蹭蹭的地方上移到了脸部。
    傅皓霖吻完被自己裹成蚕宝宝只露出的脖子和脸后,会在最后时刻轻贴米杉的唇瓣,“杉杉,晚安。”,然后躺下闭眼,如同睡美人一样两手交迭在腿间,有节律的呼吸。
    哪怕失去了身体上的抚摸,激素高涨的那几天,有时还是会下体开始莫名湿润的的米杉,只能在夜灯的黑暗里侧躺着悄悄望着好看的鼻梁侧影。
    或许那一晚自己那一句“破处”,还是吓坏了冰山。两个人以前之间那种桃色满满的微妙平衡,还是被打破了。
    对着看上去禁欲的圣洁傅浩霖,米杉为自己的周身燃上奇怪热度感到羞耻,可害羞矜持让她不好意思开口问,而傅浩霖的清心寡欲让米杉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自然而然地把下身送上他的手里。
    生理需求好像是一个打开就会闸门就会消失的河流。米杉在习惯蹭蹭冰山之前似乎从来没有过强烈的需求,而突然间的禁断,让她只能用腿心悄悄靠住一只小抱枕,从被子里探出来的手握住一只好像熟睡傅浩霖的手指头,在缠人的黏糊里不清不楚地靠着夹腿的饱胀感入睡。
    两个人回到了幼儿园小男孩小女孩同桌,只能互相用嘴嘴贴贴来告诉对方是自己的好朋友。
    而此时此刻,傅浩霖的轻吻比平时更加温柔悠长。因为两周而没有见到而份外渴望的鼻息,让她放下害羞,第一次主动把舌头探了进去。
    冰山清浅地用舌尖挑了挑探进去胆怯舌头,然后手扣住肩膀,拉开了两人近的眼睛都容易失焦的距离,像是深不见底湖水一样凝视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湖水一样的的目光也能有着激光一样的的热度吗,米杉莫名地在开足马力空调的车里开始脸爬出红晕。挂在腰间的手并没有动或越距,但却已经把她摸的软塌了下来。
    还是在莫名开始的对视里败下阵来。逃脱一样,把头埋在条纹衬衣的肩膀上。头顶是一声声重复的叹息,“杉杉,杉杉。”
    磁性的声音里酥麻爬满全身,米杉忍不住打了哆嗦,却依稀记得今天内裤外面没有安全裤就直接套了件单薄的白色棉布连衣裙。
    露天的狭窄车内空间里,米杉要抬起或许已经泄露了春心的透湿裆部,却挣扎间意外地撞到一个有硬度的东西。
    米杉定在原处,期盼着那句清朗的调笑,“杉杉又想要了?”和随之而来的温柔抚摸,还有滚烫柱体抵在湿润花唇间的猛烈摩擦。
    可傅浩霖只是在飞鸟掠过的天空下,无视两人下半身已经点起来的火,安静地用拇指一下一下刮着米杉染上红晕的薄薄眼皮。
    害怕自己的欲望冒犯到冰山,米杉缩着坐到手套箱上方,庆幸这辆车的挂档在方向盘上而不在主副驾驶中央,不然退无可退。
    分明是敞篷露天,可是却觉得气氛浓稠到无法畅快呼吸。莫名其妙地,酸涩的感觉从心底漫了上来。
    米杉被迫如同非主流一样仰起45度角忧伤看天,眼泪却还是真真地掉了下来。
    带霖霖看自己秘密基地,自己却无缘无故哭了算什么事。挣扎着要爬回驾驶座,却被一把扯回冰山怀里。
    傅浩霖取过车边的消毒湿巾擦了手,捏住米杉的后颈,另一只手探入米杉内裤,勾向鼓鼓的阴户上。
    出乎意料的动作让米杉瞬间发起抖来,试图把自己的脸埋起来,可控住后颈的手让她逃无可逃的和眼睛里似乎也有水色的傅浩霖对视。
    下体太久没有受到刺激,可指尖只在两瓣花唇似有似无的揉捏,不小心碰到阴蒂的每一个瞬间都使人战栗。
    “杉杉,你看着我。”傅浩霖吻干米杉的泪滴,拉开一段距离,突然加大了力度,在已经渴望触摸的充血小颗粒上快速捏动。
    咬着唇,被迫在光天化日下,就着傅浩霖越来越暗哑的眼光里,打着寒战达到了顶峰。
    不似平日里温存的高潮后两个人甜软的亲亲抱抱,只是隔着距离的没有语言的直白对视。
    挣扎不出傅浩霖手里,米杉在捏着自己后颈的力道和过于深沉的目光里崩溃地大泪崩出来。
    叹了气,把米杉揉进胸口里。米杉肚子上抵着的是丝毫没有减退的柱体,小心地开口,“霖霖,你下面我帮你”
    “我不用。”傅浩霖喉结滚动,取了后座的小毯子,隔开两人之间这份热度,“你歇一会。”
    许是山间的空气太清新,许是许久没靠到的傅浩霖胸口太过安全,又或者是刚刚那一场像是大型考试一样的高潮过于有压力且疲惫,冰山压在头顶上的轻吻把米杉送入了浅浅的睡眠里。
    掖好毯子,傅浩霖去了驾驶座,摁上了顶棚控制按钮,微喘着释放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欲望。
    傅浩霖平稳地将车驶下山,却在即将再次进入人烟之前停了下来,看向眼皮微微发抖即将醒来的米杉,轻叹,“杉杉,我这么做,你懂不懂。”
    ㊣┊美┇文:Wоо⒙νiρ﹝Wσó❶❽﹞woο⑱·соМ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