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像被火燎到的手指浸在冰水里的激爽,想让冰水浸透的更彻底一点。忍不住扭动起来,希望冰的来源更近一些?嗯?怎么不见了?  要冰冰的回来。
    没有了,忍不住哼出声音,“嗯我我要回来。”  米杉被自己的哼声惊醒。
    一睁眼,就是傅皓霖凉凉睨着自己的眼神,“杉杉,是昨晚没满足你?擦个芦荟胶都能饥渴?”
    昨晚奇奇怪怪的事情全从记忆闸门大量倾泻,自己失去理智一样的呻吟声,冰山在身上的激烈律动,和排山倒海的快感。
    可是,傅皓霖的无言凝望中令人产生错觉的眼神,和自己像皮肤饥渴一样一直要亲亲要抱抱,也都重现在脑海里。
    立刻闭上眼睛装睡,暗自祈祷昨晚高潮后太累后,千万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话来,让冰山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把两人的关系变得奇奇怪怪。
    睁开一只眼的半条缝,偷看张望那张身侧的脸的表情。
    还好,一如既往风平浪静。
    随即镇定地往旁边踹上一腿,“为什么回来了不叫醒我,面都坨了,霖霖赔我面条!”
    “面和汤分开打包的,不会坨,起来吃吧。”把被子掀开,露出一丝不挂的下身,“腿张开,我看看。”
    原来胳膊真的拧不过大腿,米杉无力地任由腿被折成青蛙,任由外科医生傅皓霖认真地审视。
    “果真是昨晚没满足你,摸摸胸下面就湿了。不过,润滑不错,没受伤。”像拍西瓜一样,满意地拍拍两团圆圆的股瓣,把米杉用毯子裹住,抱在腿上。
    米杉一脸得意,“我早告诉你了,我,老司机了,我下面,海纳百川,金针菇你随便捅。”
    “啪”,一声明亮的脆响打在屁股上,冷飕飕地开口,“是吗?那既然你有需求,那”
    身下的火辣感隐隐约约还在,赶紧摁住解开裤子拉链的手,“不不不不不不不不霖霖,算了算了。我为你着想,男孩子做太多次容易以后早泄肾亏肾虚尿频尿急尿不尽。”
    立刻解开床头的外卖袋子,讨好地把自己的鳝丝浇头夹了一半到那碗属于傅皓霖的雪菜肉丝里,“霖霖,昨晚我看到保险套好满你射了好多,你多吃点,补充蛋白质哦。我害怕你精竭而亡哦。”
    吃着面,心底突然又升上大大的问号。霖霖难道不是处男?为什么他那么持久,明明记得他做到自己都害怕,却只射了一次。
    真相,只有两个。
    一。傅皓霖有射精障碍。
    二。傅皓霖不不不这个想法太可怕了!米杉偷偷望了那片不属于大多数男生的莹白色皮肤,和让身为女生的米杉都心悦诚服的好看眉眼。
    还是忍不住拉拉对面人的衣角,小声开口,“霖霖你有没有在上面过啊以前?“
    “?”
    “就那个那个的时候在叶穆成上面。“看见眉间散发出的黑气,鼓起勇气,“因为你好持久不是处男都秒射吗?”
    傅皓霖胸中郁结到万千奔过的草泥马都被一只只绊倒。
    所有的忍耐力都是被面前这个一脸无辜八卦的卷毛精锻炼出来的。那么多次仿佛置身火浴,抵在穴口不进去的诱惑,会比忍着不射更难吗?
    米杉看见傅皓霖的沉默,心里忽然大彻大悟,“原来霖霖你不是可攻可受,你还经常在上面!难怪!”
    装gay为什么这么难,傅皓霖冷冷吃下最后一口面,漫不经心折断了那双一次性筷子。“米。杉。不是每个人第一次都会秒射的。”在米杉小毯子下若隐若现的下体上瞟了一样,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不像你,昨晚几次?秒射女?米司机。”
    “女生这种不叫秒射的!”米杉涨红了脸,“我上网查给你看!”拿起手机,却发现忘了充电。“霖霖你的手机给我。”
    米杉震惊地看着浏览器里其他的标签页,抬眼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冰山。却又不敢置信地在手机和那张无欲无求的脸上反复来回对比。
    傅皓霖被米杉的眼神探知地发毛,抢回手机看到浏览记录的瞬间,瞳孔瞬间扩大。
    米杉嘴都惊的合不拢,“推油按摩木瓜巨奶少妇,淫叫连连。”
    “国产自拍舔嫩穴舔到潮吹喷水,巨根征服。”
    “好像还有几十个打开的标签页都是这种”像被雷劈一样看向冰山,“霖霖你为什么会看有女生的A片啊她们下面都有毛啊。你看她们难道不害怕不晕吗?”
    “霖霖你骗人!你到底是不是gay啊?”
    米杉捏紧身下的椅子坐垫,颈间的血管都在随着心跳像坏掉一样疯狂颤抖,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还是你现在对女生也有感觉了?”
    米杉温暖柔软的脚丫就交迭地放在傅皓霖的大腿上,可令人寒冷彻骨的语言吞噬了他四肢的知觉。那一点体温丝毫不足以融化被那句  “你到底是不是gayquot;的质询带来的深不见底恐惧。
    他清晰地记得米杉对叶穆成不真诚的满脸恶心,对陆程欺瞒米容笙感情的深恶痛绝。每至此时,傅皓霖只是从背后把米杉抱在身前,轻轻地抚着,一言不发。
    米杉经历实验室风波,病怏怏请假两天在家休息时,傅皓霖在实验室众人面前,不顾得罪顶头上司博后的风险,把属于她的实验成果条条列出,只为让她得到属于自己的公正。
    那有什么大不了呢?至多博后去耿老头面前告状,至多推荐信受影响,至多自己最想去的那所国外学校申请受阻。傅皓霖相信耿老头的正直人品的判断,可他更无所畏惧这些所谓的失去。
    无所畏惧的傅皓霖,不敢想象米杉那些从心底生出的厌弃表情会因为自己的欺骗产生,更无法想象爱憎分明的米杉知道一切真相的后果。
    撒一个谎就要用一百个去圆。
    米杉不能离开我,不能讨厌我,用什么方式都不能,永远不能。
    曾经鄙夷谎言的傅皓霖说,我愿意撒一百万个谎,只要米杉在我身边。
    “疯话。”傅皓霖从眼前的空碗里抬眼,“彻头彻尾的疯话。”
    “我跟女生上床难道不需要看有女生的片子学习吗?”
    搂住表情僵木的米杉抱到床上,扯开一切遮掩物,技巧地抚摸着身体,如期所至地看见皮肤的害羞潮红,在耳边低声喃喃,“杉杉,我不学习,你会舒服么?嗯?”
    米杉狂跳的心被迫拨向慢动作指针。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没感觉也没关系。深吸一口气,没关系,至少霖霖还愿和我抱抱摸摸亲亲,开心开心开心。
    就快成功了,杉杉很好骗。傅皓霖深吸一口气,“杉杉,想不想知道,我看片发现了什么?”
    “你乳头内陷。”
    “?”米杉没来得及从多愁善感里抽身,迷茫地抬头看向冰山。
    拿过手机,点开一个爆乳女优a片,“你看,别人的乳头是大的圆柱形。”指了指米杉小巧尖尖的乳头,“你的太小了,你这种算内陷。””但我可以帮你矫正。吸东西吸久了会嘴酸,但我觉得我有义务帮你。”温柔地啃噬上像是樱花的那一小朵,“以后记得每天晚上都要让我帮你吸,吸久了就吸大了,就不内陷了,记住了吗?”
    “杉杉,不然内陷就要开刀做手术的。”
    无法抵御自己胸前抬起的冷艳眼神,乖乖点头,“嗯,我要是忘了你记得提醒我。”。
    被吸肿胀的乳尖很快梦幻联动了下身,控制不住地抬腿,想要去勾住冰山的腰。
    可依旧微肿的下身和昨夜在体内的令人害怕的异物让米杉讪讪地放下了腿。
    “杉杉,你下面想我了。”傅皓霖轻抚着淌出液体的穴口,在玲珑的肩膀上啃噬着,留下一个个红印。
    “不想试试我都学会了什么?”看到米杉无助又弱小地缩成一团,安抚地揉上头发,“不会痛,相信我。”
    悄悄偷看了超色情的膨大粉色丁丁好几眼,小小声地说,“连着做两天,会不会对身体不好?”
    傅皓霖轻笑出声,“杉杉,这么想要我?但你最好今天吃够下周的量。”
    “下周都不做了。”
    “明天去寺庙里,呆一周吧。”
    爱┆阅┋读:wоо⒙νiρ﹝Wσó⒙νiρ﹞woo18.vip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