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杉朦朦胧胧睁开眼,身边被窝已经凉了。
    浴室打开了门,有水汽弥散在百叶窗里洒进来的清晨的阳光里。傅皓霖用浴巾裹着的下半身走了出来。
    她伸开手,“要抱抱。”,顺势勾上了他靠近的脖子。
    傅皓霖一只手拖住臀部,让她双腿缠在自己腰上。另一只手捡了床头柜上几团白色的不明物体,抱着她走到厕所里的垃圾桶丢掉。
    米杉站在洗手台前,愣愣地看着垃圾桶那几坨团起来卫生纸,又看了看傅皓霖在的厨房方向。自从冰山放弃禁欲面具,她经常能在床头柜或卫生间的厕所里发现这些没来得及,或者根本没打算掩饰的纸团。
    要不然咬咬牙晚上再多满足他一次?不行不行!想法刚冒出来就被打断。米杉从小被教育吃饭吃八分饱,啪啪啪舒服了一次差不多就困了,放纵下去身体受不了,
    那几团卫生纸皱巴巴的样子都透着可怜  ,不由得心疼愧疚起来,我这个女朋友是不是不够格?
    她拿出手机,匿名上知乎发了一个问题,“男朋友上完我以后还需要自慰,可我做不动了,请问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吗?“
    晚上放学回了家,回答寥寥数条。多是让精力旺盛的男朋友拿手做二号女朋友,约等于没说。除了一条
    米杉蹬蹬跑去坐在电脑前的傅皓霖身边,把手机上的内容展示给他看。“我上网咨询了关于我们的两性问题,你看看这个熊猫装哭头像的小姐姐怎么说的!”
    傅皓霖脸色不善地盯着屏幕,她却丝毫没有察觉地读着那条评论。“题主,我担心你的30如狼40如虎。小心你男朋友过早夜夜笙歌被掏空了身子,英年早秃。”
    “霖霖你以后不要老是自慰了哦,对身体不好。你别看我现在体力不行性欲不强,但我到30岁可能性欲来了,你已经招架不住了耶。到时候30岁的我,只能看着体力不支睡着的你悄悄夹腿吗?”
    “小撸怡情,强撸灰飞烟灭耶知道么!”
    无所顾忌地把上衣往下一拉,露出微微突出的乳头。“我都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你摸我吸我到底弄的有多狠,我本来乳头内陷的,现在都差不多被你玩好了。”
    有些担忧地抚过暂时依然十分茂密的头顶,“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秃”
    忍无可忍,傅皓霖一把将手机投远程投掷到皮沙发上,“这只熊猫造谣生事!”
    快速地扒下挣扎中的米杉身上每一寸布料,“我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没一个人秃我怎么可能秃!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自慰过来的,一点事都没有,我不自慰我多余的精力怎么发泄?!别拿其他男人和我比,我叁十四十身体一样好!”
    俯下身,掰开那两只乱踢的腿,带着煞气,凶狠舔上发着抖的花穴。“既然自慰对身体不好,那我今天就只好操你了,操到我尽兴就不自慰了。”
    米杉再叁嘤嘤嘤嘤嘤假哭后,傅皓霖终于让怀里高潮着哆嗦的身体休息了。
    却不忘掐住她的下巴,“杉杉。嗯?以后还敢听网友瞎给建议吗?听不听话?”
    米杉悄悄对着傅皓霖去浴缸放水的背影吐舌头,气势汹汹却超小声,“略略略,不听网友言,吃亏在眼前。”
    傅皓霖的话很硬,可床头和卫生间里的纸团却出现频率大大降低。
    房子的偏厅逐渐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买回来的动感单车,划船机,股四头训练器,和哑铃堆满。
    米杉又一次清晨起床上厕所时,睡眼惺忪地发现偏厅的灯亮着,地上还有一个做着俯卧撑一起一伏的冰山。
    有些哀愁地蹲下身,“霖霖实在精力太旺盛就自慰吧,别折磨自己了。”
    冰山不答话,自顾自地开始平板支撑。
    米杉趴向崩的紧紧的身子,撑住的手臂丝毫不晃,废柴发出了同化别人的声音,“别锻炼了霖霖你每天这么健康让我咸鱼躺的好惭愧。”
    哼,不理我。她钻下平板空隙撑起的胸部空间,从下往上看着男生紧紧绷住的下颚线条,有性感的汗液顺着锁骨往身上滴。
    嘟起嘴,“霖霖。要你亲亲。“
    对着他撅起来的两片粉色唇瓣质感晶莹,傅皓霖勾起嘴角,俯身吻上去。
    可那两瓣唇瞬间闪开,胸前传来剧烈的麻中带疼,傅皓霖手肘几乎撑不住。
    为了不压住米杉,被迫抱着她快速翻身,仰卧在健身垫上。
    他还没来得及打她屁股,米杉先抱怨上了,“霖霖你健身的时候neinei就被汗弄咸了一点都不好吃我好怕你neinei就被健身这项活动腌入味以后都咸了呜呜呜呜呜”
    “你最近练到胸都比我大了,要是穿胸罩都会有d吧,看起来好好吃哦你知道男生吃了药也会泌乳吗霖霖想不想试试”她更用力地吮吸上乳头,傅皓霖怀疑如果可以,自己胸前两点会不会被她咬掉。
    把她两排整齐的小白牙撬开,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张粉扑扑的脸蛋。“我来健身大部分原因赖你,你要是耐操给操,我至于大清早松开你的奶子跑来健身吗?”
    米杉眼睛轱辘一转,扭扭身子,“可我没力气呀,早上性行为我接下来一整天都没法工作没法学习昏昏欲睡浪费时间一日之计在于晨”
    冰山习惯了自己给自己顺气,长长的一个深呼吸后,把不停的嘴掐成鸭子形状,“杉杉,少说话。知道自己体力不好就从现在开始锻炼!100个仰卧起坐,半小时椭圆机,20个俯卧撑!”
    可缩在健身垫上的瘦小身板开始抽泣,“霖霖我我真的做不到啊。”
    傅皓霖把两只遮住脸的手扒开,分明半滴眼泪也无,还有几分克制不住的抽气偷笑。
    还是看到那双黑到闪亮的眼睛心软,“那今天就20个仰卧起坐开始。”看见米杉病恹恹的神情,补充道,“我替你压着,你每坐起来一次都都可以吸一口我的胸。”
    米杉看见闪着粉色光泽的neinei,咽下口水。二话不说,立刻放弃耍赖。“做就做!”
    傅教练手持一瓶树莓酱,往胸口两点各点了一下。默默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这只是是为了杉杉的身体健康和我们的性福。
    米杉有力地撑起身子,吃到了漂亮neinei上的第一口酱。觉得自己精力无限,简直可以再战五百年。
    可极不上进的米学员从第十个仰卧起坐开始,已经彻底气喘吁吁,涨红着脸,上身好容易起到一半,又掉了下去。
    傅教练怀疑地看着自己胸前的树莓酱,又看了看米杉望着他胸口渴望的眼神,恨铁不成钢。“杉杉,十个而已你就不行了”
    米学员终于自暴自弃,“算了。我就不是运动这块料。还好我专业选对了,还好我打字的时候手指肌肉从来不会酸痛无力”
    又赶紧安慰进入贤者沉思下身鼓起的傅皓霖,两腿缠上那只愈发结实的腰,做出英勇就义的姿态,“霖霖,不用管我,你来吧。反正我躺平,你动就好,我们两个都能爽的这样。”
    “”
    但是不擅长任何运动的米杉,非常擅长另一类运动,任何不花体力的极限运动。
    米杉感觉到身后人的心在狂跳,有些担忧。看了看脚底下的百米高空和悬崖,又扯了扯安全绳。”霖霖不要勉强,这底下还有雾,我都看不到底呢。你害怕我可以一个人蹦。”
    “我怎么觉得这个绳子的声音也有点怪怪的你真的回到安全台吧,我一个人蹦就行。”
    傅皓霖唇色发白,闭紧双眼,不敢向下看,也不敢仔细去回想米杉说的任何一句话。手臂爆出青筋,用力得几乎要把身侧的米杉压碎在自己身上。“没事。一起跳吧。”
    米杉欢呼一声,甚至不需要工作人员来推,靠紧身旁的怀抱,身子往前一栽,带着两个人往峡谷里飞去。
    失重让脑垂体开始分泌各种奇奇怪怪的激素,米杉让自己的尖叫声在群山里震荡出回音。掉下去的那一刻,她是与自然是最为一体的。她可以把自己想像成一颗轰隆隆从悬崖边坠落的石子自由掉落,也可以把自己想像成天空中的鹰一样共驰骋。
    似乎除了让人激动的地心引力,再也没有任何力量束缚着她。她在这一刻短暂地放纵所有狂欢却危险的思绪,更不必考虑如何做一个让妈妈放心开心的乖宝宝,扮演一个顾虑到所有人感受的左右逢源社交花。
    太爽了,米杉再次站到地面的时候,习惯性地跳到依然搂着她的冰山撒娇,可练出结实肌肉的冰山却腿软,生生踉跄了两下,差点两人一起摔倒。
    “诶?”米杉扶住他一只手臂,有些担心地抚过那两片失去血色的唇,在本来就极白的脸色上更是惊心,“霖霖你还好吧。害怕的话下次真的不要玩了,我记得你恐高好严重的,想不通你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来”
    傅皓霖看着米杉兴奋犹存的脸,刮了刮她的下巴,“没有,我不怕。我很喜欢,只是需要缓一缓。”
    高空滑索。
    米杉转过头,“霖霖,真的要来吗?”
    傅皓霖看了看那条横跨百米山谷的细细铁绳和腰上的尼龙绳,“我和你一起来。”
    从飞机上跳伞。
    米杉转过头,“霖霖,真的要来吗?”
    傅皓霖任由大风灌在脸上,看了眼打开舱门外的的云雾缭绕,“我和你一起来。”
    米杉在米容笙管不到的地方,自由自在地进行一切从前根本不会被允许的活动。包括极限运动,更包括赛车。
    卡丁车赛道已经是小学生才爱做的事了,长大的她偶尔会在周末下赛道,但更爽的事情当然是跑山。
    跑山的伙伴有些喜欢开着转速超高的却丑的不行不行的老式日系响胎车,还有些喜欢肌肉很大的美系力量音浪车,还有些喜欢速度惊人的意大利外形风骚靓仔车。
    但米杉喜欢外形和声音都沉稳低哑的德系车,从不踩中线,从不危险弯道超车,稳妥地入弯,在她拿的准的范围里超车。
    又是一个急弯道,米杉用拨片降了两档,降速方向盘打了半圈,车头带动整个车身微微漂移起来。
    是她最喜欢的,无阻力在飞的感觉。
    过完弯,重新升回档位,米杉拍拍面如土色的土山,又指指窗外疯了一样要去超她的小伙伴,“霖霖,你别怕哦。我现在成熟了,走的是安全稳妥路线,我不冒险的。“
    弯道外咫尺就是山崖,偶有不明真相为围观群众家用车经过。傅皓霖摇摇头,“杉杉,你你以后还是去专业的场地玩吧,这里道路不封闭,危险。”
    米杉遇上了下一个挑战点,兴致勃勃地开始又一轮切弯,“切,那多没意思。还是看着自然美景开心,有小伙伴一起开心。我老司机了,安全第一,会小心的。”
    老司机米杉能跑山,自然平常高速公路更是不在话下。
    米杉听着Cardi  B  的新脏脏说唱,在她的掌控速度的80%左右悠闲行驶。
    什么鬼,一辆想斗气的车距离危险地插到她的车前面。今天心情好,米杉决定不超它,继续悠闲地跟着这辆车。它多快我多快。
    它生气了,可甩不掉。米杉看到此情此景,心情更好了,再过两个高速口就放过你。
    quot;XXXXX!  “忍不住骂了脏话,又有一辆车插到斗气车前面,斗气车急刹,老司机米杉急刹。
    可米杉身后那辆大卡车没能急刹。
    这才是超人漂移的感觉吧,米杉使劲控住方向盘,可车身不由自主地在四车道高速上转了几个圈,撞上了一辆车,一起坠下了绿化带。
    虽然安全气囊弹了几个,但车祸乃兵家常事,米杉悠然自得地跟被她一起撞下来的无辜临车道大兄弟聊起天,一起等警察做笔录。
    警察离开,等效率极低的拖车到来时,一起蹭了便车去DQ吃冰淇淋。
    她回来的时候,车边有那辆熟悉的灰车,和一群人。
    她立刻看到傅皓霖瘫坐在那个车副驾和车尾几乎都撞没的车头上,脸色苍白地打着电话,有人在拍他的肩。
    米杉开心地冲过去,献上手中的冰淇淋,“霖霖,巧克力味的!”。
    傅皓霖转头,眼里的悲怆的惨淡定格,露出如释重负。
    却在下一刻,点燃起怒火,粗鲁地提住她的领子,扬手举起巴掌。
    巴掌没有落下,米杉被傅皓霖几乎踹进车的副驾里,被在安全带里锁死。她瑟缩地看着全身都在爆炸前夕的冰山依旧遵守着限速和安全距离,平稳地开到家。
    可米杉没能走进去,因为她是被拎进去的。傅皓霖发了狠,把她死死压在腿上,她的每一瓣臀远不及他手大,一掌下去就是一个大红印。
    可米杉被打到哭不出声音也绝不认错,“我又没错!是后车追尾我!我刹住了,连交警都没判定是我的错你凭什么这么说我!”
    屁股已经打到没有一块白色的皮了,傅皓霖停了手,却又一次扯住她的衣领,“米杉!我看你的行车记录了!你保持安全距离了吗?!你要是保持了你至于急刹吗?后车会撞到你吗?交警判定不是你的错你就真的一点没错吗?你能不能懂一点事?!”
    米杉被打得急了,好容易挣脱,还手在冰山脸上就是重重的的几耳光,又狠狠地捶上胸口。“你又打人!我痛!!你是不是暴力狂!我讨厌你管我!!警察都说了我没错,你凭什么说我!!”
    傅皓霖气的连声音都发颤,指着米杉的脸,“行,我管不了你。你没错,我现在给你妈打电话,看她觉得你有没有错。你做的这些事,我让她来评判一下你做的对不对!”
    米容笙是米杉的软肋,她登时软下声音。“霖霖我求你不要告诉我妈妈。我错了quot;
    可委屈又一次漫上心头,米杉大哭地跑回房间锁上门。屁股太疼,她不敢躺,只能趴着压着胸口。
    很小的时候,米杉想爬高跑快,外婆劝,“杉,淑女一点。不要跑太快,跑摔了妈妈心疼。”
    米杉想玩独轮车,外婆擦着眼泪,“杉,你要是破皮骨折了了,外婆受不了心疼,再说我怎么跟你妈妈交代。”
    米杉遇到了最喜欢的卡丁车,可米容笙在她一次很小的事故后,和外婆一起在餐桌上擦眼泪,“杉,妈妈就你一个孩子。妈妈全部的心都在你身上,妈妈怕你出意外,妈妈求你,为了妈妈,不要开了。”
    米杉很爱妈妈,所以她当然要乖。不能乱跑乱动,不能不好好学习,不能叛逆发小脾气。
    可虽说瘦成麻杆毫无运动细胞,在体力上注定无法跑酷,她要当个酷盖挑战极限的心愈发疯长的难受。
    乖,也是很辛苦的。但没办法,剧本已经排好,她必须乖。
    米杉只能在万里之外,米容笙看不见的地方,偷偷进行这一切。
    可就连这一点点真实的叛逆,也要受人指责。她或许看起来像胡闹,可她真的很委屈,她更委屈别人一点点都不理解她的委屈。
    傅皓霖第一次翻了自家的窗。
    米杉恨自己锁门的同时忘锁窗,她把脸别开来,装睡。
    “杉杉。我知道你醒着。”
    “我不该打人,我错了。你有你的爱好,没有错,你以后想干什么,我都不会说。”
    “至少你去做危险运动的时候,都要让我陪你,好不好?”
    “但是,如果我没陪着你的时候,你不要冒险,不要乱开车,要保持安全车距,不要超速。”
    米杉头闷在枕头里,“为什么。”
    她的手被抽出来,无名指上套上了一个冰凉凉的东西,米杉惊诧地从枕头里探出头。不是单膝,傅皓霖双膝跪在床边。
    “我想参与你的快乐,难过,刺激,心跳,还有所有可能的风险。如果真的有万一的那一刻,只要陪在你身边,我就会是圆满的。但我求你,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杉杉,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傅皓霖哽咽地吻上那只被扣上戒指的手。
    米杉看见晶莹的泪滴,垂挂在那对诉说着爱和真诚的眼睛旁。
    她是被理解的,她是被支持的,她想为他做出这个承诺。
    “我愿意。”
    “那下周再和我再去跑山蹦极吧!”米杉泣不成声地做好了周末计划,玩味地挠了挠冰山梗住的下巴。
    但米杉没有再去做过极限运动,没有再去赛车。甚至在普通公路上都谨小慎微地开着车,被后车因为太慢摁喇叭。
    只能在客厅里玩vr赛车的她已经不再是周围人眼里的酷盖。
    瞻前顾后的她当然也不是从前自封的风一样的潇洒小飞侠。
    可在成年人的世界里,能坚守自己的承诺,能为别人负起一份责任,能持守爱与信仰,也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当然啦。”米杉点点头,看向身侧质询她为什么要结婚的米容笙,“主要因为那个人是傅皓霖。”
    爱☆就☆收☆藏: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