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前一夜,米容笙亲手帮米杉做了护发发膜。米杉开心地用手指卷着被打理的光亮的发尾,把米容笙拉到床上坐下,“妈妈,你坐在这里,我有东西要给你。”
    从橱柜里掏出一个想了许多办法才买到的包,有些得意,“我挣钱了哦!我现在也是有工资奖金期权的人了。你可以退休了,以后要什么,尽管和我说!”
    米杉话音刚落,米容笙便忍不住大笑,“你和霖霖那点工资,如果打完税要在湾区交首付还房贷交完401k保险你怕是过得紧的不行,包带子都买不起几根。霖霖爸爸那一半不说,真有钱了,把我给你们买房的钱赶快还我。”
    米杉如同孔乙己一样,睁大眼睛,“我...我钱总会慢慢挣到的。”
    米容笙闪着光泽的手指又掐了掐米杉久失保养的手肘和膝盖,“啧啧,这日子过得太粗糙了。天天加班拿命挣这几个辛苦钱,还不如回家跟我做个小老板娘,至少我每天睡到自然醒。”
    米杉便涨红了脸,“我这是为了理想!我加班加的快乐!为工作熬夜...不算爆肝...为兴趣的事,能算加班吗?”接着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热爱“之类,引得米容笙哄笑起来,卧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米容笙眼见要把米杉逗哭,赶紧搂住她,“妈妈逗你的,妈妈只是想告诉你,你不上班不赚钱不给我买包,妈妈也爱你,也愿意养你。”
    米杉脸终于从鼓鼓的河豚泄了气,“我也是只是想告诉你,妈妈我也挣钱了,我以后也能养你。”
    米容笙背过身,掩饰住眼睛里的泪滴。“哎哟,你还是先养好你自己。”
    米容笙来了,所以米容笙男朋友和陆程周薏傅传明傅传明新女朋友也来了。大家在酒桌上和睦相处,眼神平静。
    着名文学大师村上春树曾说:“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  不准回头看。”
    所以你以为曾经有着爱恨情仇的几人只是伪装平静,温和的眼神底下实际暗潮涌动旧情积蓄?
    并不。
    非知名情感大湿莉茉冰竹山说:“胡扯。找到了新欢的,除了脑子瓦特的,谁还记得旧情是什么东西。”
    所以叶穆成也来了。
    看见米杉泪光里却依然凝视着傅皓霖的闪闪瞳仁,叶穆成禁不住地想,若是请米杉来家里吃饭那一夜他没有离开,若他没有赌气找到李容笙,若是他亲口让米杉去机场送他若是愿意更早一点直面自己的心意,傅皓霖不会有机会,米杉还会是那个永远盘旋在他身周的小天使,自己会在终于能放下心墙时把她拥入怀中。
    和那个充满对生活热爱的女孩一起在晨光里共进早餐的男孩本来可以是他,和那个有眼里有直白爱意的女孩一起在后院里荡秋千看夕阳的男孩本来可以是他,和那个聪明女孩一起在黑夜里挑灯夜战的男孩本来可以是他。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傅皓霖拿用放方帕拭掉了米杉和自己的眼泪,把戒指扣在了漂亮新娘的无名指上。
    那个”Lucky  you  to  have  米杉quot;    的祝福获得者,从此变成了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傅皓霖。
    是认识的机遇不对,让他们错过了。叶穆成在心里叹息,若是等到自己再成熟一点,再强大一点,再有安全感一点的时候遇到米杉,他不会错过她,他们会是幸福的一对。
    高跟鞋很美,却也很高,有点疼。米杉忍不住皱了皱眉,但是情难自禁的幸福让她忽略了疼,重新展开了笑容,把手放进邀她进入婚礼第一支舞的那只手里。
    傅皓霖却打手势请DJ停下了音乐,单膝着地,半跪了下来,满脸认真,小心地扶住米杉,让她坐在自己肩头,在婚礼上百个亲友前替米杉脱下那双尖头高跟鞋,替她轻揉高跟鞋里压出红痕的脚,替她换上早已准备好的那双方跟舞鞋。他们眼里笑意盈盈,笑容里仅有彼此。
    那个曾经和他一样有洁癖,一样聪明,一样清高,一样骄傲的朋友,没有丝毫犹豫,在他爱的女孩子面前了曲下了身子,在所有人面前,不在乎任何人的眼神。
    有大颗水珠从脸颊滑过,叶穆成和周围的人一起为新娘新郎鼓掌。
    不,他终于知道,那个人从来不会是他。
    米杉追求叶穆成的时候是一往直前的,傅皓霖骗入米杉的家里的时候是一往直前的,米杉追回傅皓霖的时候是一往直前的。
    两个勇敢者赢得了爱。
    而自己,从来只是一个畏首畏尾不敢付出全力的胆小鬼。
    【命运不会总是降临到你身上。
    如果想用命运这个词的话,  必须是偶尔,偶然间来临的奇迹的瞬间,  所以命运的另一个名字叫时机。
    如果今天,一次也没碰到那该死的红绿灯,  那该死的红绿灯帮了我的话,  那我也许就会像命运一样站在她面前。
    我的初恋总是因为那该死的,  那该死的时机拖住了我的后腿,  都是因为那该死的时机】
    是呀,命运需要时机,爱需要时机。
    【可是命运,还有时机,不只是找上门来的偶然,  是有迫切的很多选择成就的奇迹的瞬间。
    毫不踌躇的抛弃和毫不犹豫的决定,造就了时机。
    那小子比我更迫切,而我应该更加勇敢一些。  让人讨厌的不是红绿灯,也不是时机,  而是我的无数次犹豫不决。】
    《请回答1988》
    前一支的奏鸣曲的终章是遗憾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that's  it.
    难捱总会被忘却,伤害终将痊愈。所以,去爱吧,就像不曾受过伤害一样。
    叶穆成,也祝福你。
    今天还更了64,别漏了!

章节目录

失恋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山竹冰茉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竹冰茉莉并收藏失恋联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