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洛再次缺席了组织内部的会议。
    陈安已经数不清他缺席了几次。但即使言洛听话地参与,他也想宰了他,以一种能凌辱他的方式。
    “我听说他养了宠物。”坐在陈安旁边的寸头男人说,“要不趁着这段时间,把他养的小美人,削成人棍再还给他?”
    警察查到了言洛头上,“蝴蝶”组织的高层都知道这个消息,忠诚于言洛的人会帮忙掩饰,而像陈安这类对言洛平日行为不满的家伙,便心思浮动了起来。
    “得找个机会把消息透露给条子。”
    “那言洛很快就猜到是我们了。”
    “让警察弄他,然后把组织里不听话的人杀了,就没多这么事情了。”
    两人互视一眼,接着,猖狂地大笑起来。
    “不过,得先查清,他偷偷的养了谁?”虽然武力在组织里排第二,但陈安终归是谨慎的,“以前连塞琳那样的美人,都不能让他缺席会议。”
    “捉住了,然后威胁他?”
    “当然为我己用最好,在那小东西的逼或者后穴里涂满药,我不信言洛能剩  半条命。”
    ——————————
    盛子妍生病了,铁做的女强人,终归是因为妹妹的失踪,发了烧、现在只能喝些粥。
    白冽霜因此感到了自责,他为了照顾盛子妍请了假,虽然她有专人照料,但他已经没什么线索可以查下去了了——绑架沐岚的人是这个方面的专家。
    那天她去了哪,呆了哪个地方,干了什么。监控器视频里只有她的残影,多个摄像头的视频连起来也无法画出她的行动轨迹。
    这段时间,言洛一直以沐岚老师的身份和他们一起找沐岚。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白冽霜被盛子妍带着也认为他是个好人。但警察的直觉还是告诉他,这里有哪里不对的地方。
    盛子妍说言洛很负责,他为沐岚的失踪感到了愧疚。她没有深究老师和学生间还有其他的关系,但白冽霜遇到的奇怪事情可多了。
    学生能为了老师杀人,老师也能为了学生私奔、自杀。
    他怀疑他,但他没有任何证据。
    盛子妍告诉白冽霜,她的妹妹是个对大部分人都不感兴趣的性格,非常孤僻、但又不畏惧在众人面前讲话。她说她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妹妹懂得该在某个场合扮演什么样的人,遇到让妹妹生气的事情,妹妹又会突然变得非常可怕。
    白冽霜虽然和沐岚接触不多,但她看他的眼神,可不像盛子妍说的那样是个普通的孩子。
    过了几天,他去言洛的家做客,不是言洛邀请他,而是他自己主动上门。即使盛子妍夸了言洛是个有耐性的好老师,他到言洛住的公寓时,他也往手枪里装满了子弹。
    言洛打开门,看到他来的时候,很惊讶。平常整整齐齐往后梳的头发有些杂乱,他的脖子上有女人抓过的痕迹——但后来白冽霜看见言洛自己挠了挠脖子,言洛说自己过敏了。这点并不能惹起他的怀疑,他明白言洛是个男人,有自己的需求,所以白冽霜也没有过多地询问。
    真正让他觉得可疑的地方是在言洛的浴室里。
    言洛说他这是他常住的地方,但浴室放洗发水的柜子里有一层灰。
    “这么晚来找你,真是抱歉。”白冽霜对言洛说,“妍妍生病了,之后只能我们两个人一起忙着找若岚了。”
    他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咚”的一声,像重物撞门的声音。白冽霜抬脚,想走进去看看,言洛拦了门:“是老鼠。”
    “这么大的老鼠?”
    “我前几天,我吃外卖,忘了收拾,老鼠就闻着味道跑来了。”
    当然,这不能让白冽霜退缩。他仍然想进去查看,随着他的动作,言洛的手背绷了起来。“铃铃铃。”白冽霜的手机响了。
    这一下,焦灼的气氛消融。白冽霜掏出手机一看,是医院打来的电话。
    “白先生,盛小姐似乎怀孕了。”
    ———————————————————
    白冽霜是跑着离开的。
    言洛在电子屏里看到白冽霜的定位往他的居室,他便带着沐岚一起回来了。
    不过她是被绑过来了。
    这个单身公寓专门设计了地下室,最开始是言洛用来关组织里不听话的杀手的,但现在成了沐岚的居室。
    她听到盛子妍生病了,情绪就变得急躁起来。
    言洛一推开门,沐岚就冲过来扇了他耳光。
    “我要去看她。”沐岚盯着言洛。
    “你哪里都不能去。”
    毕竟是让她失去自由,即使和他的感情越来越好,越来越甜蜜,她还是想出去。
    言洛捆住她的手,知道刚刚她只是撞了门,并没有不停地敲门,还算是心里有他几分。他握着她的手贴着嘴巴亲,和她商量着之后的打算。
    他说我带你见她,但你也答应我,留下来。
    “那你能别杀白冽霜吗?”她问他。
    “可我不动他,他就要抓我。”言洛抱住她,“岚岚,你愿意看我失去一切吗?”
    “.......”沐岚倒是没想这么多,不过她看过他杀人,她和他算是“同居”了一个人,他去处决猎物的时候,为了防止她逃跑,把她也带上了。不仅如此,他还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述说猎物的犯罪记录,然后他和她一起成了共犯。
    “我可以和你一起逃。”沐岚回答他,“我们可以去山里,可以去F洲,我还有张银行卡,里面可以让我们至少衣食无忧叁十年。”
    言洛听到这句,心里自动地将她的话换成了求婚,顿时甜得冒泡泡。
    他点头:“好!”
    他想他可以骗她一辈子。
    之后,言洛带沐岚去看了盛子妍,不过隔着玻璃,她也不知道她来了。
    沐岚牵着言洛的手,“至少让我留个消息证明我活着吧。”
    言洛低头温柔地亲吻她,两日后,白冽霜在警局的邮箱里收到了沐岚的手写信,在信里,她说她在旅行,和一个小孩。
    于此同时,陈安带着人偷袭了言洛的住所,那天夜里,居民楼枪声不断,沐岚和言洛握着枪逃了出来。
    陈安为防止言洛的反击,带着手下抓拍的照片找上了白冽霜。不过,他因为强奸罪和非法拘禁罪入狱——呆在监狱里,反而更安全。
    而言洛被通缉了,以绑架犯的身份。
    白冽霜知道他是“清道夫”,但手里没有证据。反倒是盛子妍被言洛气得失去了理智,花了大价钱在杀手圈里要买言洛的命。
    原本还能缓和的事情,霎时,往疯狂的方法驰去。
    在言洛的行业里,有条潜规则,如果雇主死去,那么追杀令便不成立。
    (剧场:
    莱斯指着沐岚:“你给我好好反省一下!”
    言洛指着莱斯:“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
    高泽指着言洛:“你凭什么骗学姐?!”
    作者:“好了,别吵了,都怪我缺粮。”)
    (好了,马上要快马加鞭地结局和虐了)
    (下次又是后天更)

章节目录

咸鱼的她每次都能达成BE(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闪电皮卡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闪电皮卡丘并收藏咸鱼的她每次都能达成BE(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