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娇娇回了家,酒足饭饱后又激烈而“愉快”地进行了鱼水之欢,她心满意足,唯一有点不爽的是身上还是被那四个狗男人弄了痕迹,就怕眼尖的陆詹发现。
    不过发现就发现呗,反正俩人是开放式婚姻嘛。
    如果被她发现他身上有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
    她就“死”给他看!
    但是当阮娇娇发现他还真在家时,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做贼心虚的。
    可当她听到楼上传来的暧昧声音,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陆詹这小子难道还真有女人了?不仅有女人还敢带回家里?
    阮娇娇二话不说就去厨房里抄起一把菜刀,这时候系统冒了个泡,贱兮兮的声音响起。
    “宿主,你不是很洒脱的吗?你这可是摆明的双标啊,你才跟四个男主鬼混完回来,说不定他以为你不回来了才找人缓解空虚寂寞,你现在整这一出抓奸戏码,可不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嘛!”
    结果阮娇娇就亮了下手里明晃晃的菜刀,吐出两个字。
    “闭嘴!”
    阮娇娇其实就是戏精上身了想要过一把瘾而已,况且,一个敢带回家,一个明知道对方有老婆还跟他回家,这俩人都欠揍。
    真当她这个老婆死了吗?!
    她就算偷人都没带回家过好嘛!这可是最基本的尊重!
    然后,阮娇娇就举着菜刀,蹑手蹑脚地上了楼,她循着声音到了客房门口。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确认没有找错房间,心里微妙地得到些许安慰。
    至少没在她的房间里,她就不用换床单被套搞大清洁了,总归被其他人在上面做过活塞运动不知道有没有在房间其他地方留下不知名液体,心里还是有点膈应的。
    系统感慨道:“宿主这么容易就能找到安慰,还真是心宽。”
    阮娇娇经历这么多个世界,还是第一次抓别人的奸而不是被人抓奸,想想心里还有点小激动呢,她屏住呼吸,手指搭上门把手,然后缓缓地扭动,接着把门给推开了,她看着床上正纠缠在一起的赤裸男女,深吸一口气,刚准备气吞山河地大吼一声,力求情境足够戏剧化,足够把里面的奸夫淫妇给吓尿,吓得当场萎了也不赖。
    然后,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把她给吓得差点手不稳,手里的菜刀差点摔地上。
    “你在干什么?”
    阮娇娇身体一僵,眨了眨眼,看了看床上的男女,由于背对着她,面容有些辨认不清,但只觉那女人波涛汹涌,平躺着那对巨乳都看起来好大。
    但男人的肤色和身材,阮娇娇仔细一看,貌似不是她的老公!
    啧,虽然身材还成,不算辣眼,但是有点啤酒肚,的确比不上陆詹,背上肌肤也不太好,仔细瞧有点粗糙,毛孔有点大。
    这么一看,还是那个女人有料,丰乳肥臀的,更有看头。
    而听到动静,床上的俩人也转过身朝门口看来,然后就看到阮娇娇……和她手里明晃晃的菜刀。
    男人果然吓得脸一白,身体一哆嗦,不知道是射了还是萎了。
    总之床上俩人都僵硬在那里,阮娇娇刚想说话缓和一下气氛,脸上就被一只温热干燥的手掌给盖住了,不仅捂住了她的嘴还捂住了她的眼睛,然后她整个人就被半挟持地弄出去了。
    紧接着听到一声咔嗒声,是门被带上了。
    不管是房里的俩人,还是冲进去此刻在房外的阮娇娇都松了口气。
    阮娇娇扭了下,盖住她脸的手松开了,不过移开前捏了一下她脸颊的肉,同时她手里的菜刀也被拿走了。
    她还没对上陆詹的眼神,整个人就朝他怀里扑去,搂住他的腰小脸在他胸口蹭了蹭。
    “詹詹,你怎么让客人借宿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她娇声埋怨道。
    让她丢了个大脸。
    陆詹手揉了揉她的头,语气透着温柔宠溺道。
    “好玩吗?”
    看似跟她的话毫不相关的问题,阮娇娇却瞬间明白了,无语地抬头看了陆詹,诚实道。
    “好玩。”
    “不觉得那女人有点眼熟吗?”陆詹又问。
    “嗯。”
    这样身材的尤物,她见过的话还是有点印象的,就是上次陆詹在酒店被拍到的那个女人。
    那个男人阮娇娇其实也有点印象,她跟陆詹婚礼的时候的伴郎,俩人认识多年,商业上有合作。
    所以这算是对那件事的解释?但过了这么久,她都快忘了。
    陆詹从她的表情看出她的想法,无奈地又捏了捏她另一边脸。
    “其实当时我也是故意借他的女人。”
    一方面是成天被人跟踪盯梢感觉不爽,不如他主动提供拍摄素材满足对方。另一方面或许是想要获取一点心理平衡,可她还当真是一点都不在意啊。
    对于这样的结果,陆詹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叹气。
    阮娇娇搞不懂陆詹这弯弯绕绕的脑回路,即使能琢磨出来,她也懒得想,于是她打了个呵欠,对陆詹道。
    “老公,我累了,先回房睡觉了。”
    她的那点心思却被陆詹完全看穿,不过看破不说破,他拍了拍她的屁股,意味深长道。
    “好,你去休息吧。”
    于是,阮娇娇立马脚底抹油地溜了。
    她的确是累了,多人运动怎么可能不累,她洗完澡之后几乎沾枕既睡。
    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忽然感觉身上一凉,手腕和脚脖子都像被爬行动物爬过的感觉,凉飕飕的让人毛骨悚然。
    接着卧室里灯光大亮,阮娇娇被刺得睁不开眼,她试图起床,然后发觉动弹不得。
    “唰”地一下,她睡意全消,睁开眼,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都被领带绑住了。
    稳住!别慌!
    阮娇娇对上陆詹,视线很快注意到他手上的皮鞭。
    她:“???!!!”
    虽然心里在破口大骂,各种脏话层出不穷,但她面上却委屈地很,眼眸还挤出一点水意来。
    “詹詹,你干嘛呀,别玩了,人家睡得正香呢。”
    陆詹勾起唇角。
    “是啊,跟四个野男人玩累了,难为夫人还记得回家。”
    阮娇娇:“……”
    敢情还玩秋后算账?
    她低下头,带着鼻音闷闷地说。
    “詹詹,你要是介意的话把我们还是离婚吧,你娶别的姑娘,我会祝福你的。”
    麻痹快把老娘放开不然揍死你丫的!
    陆詹笑声从头顶传来,他丢开鞭子,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心里骂我呢?吓你的傻子,谁让你想拿菜刀砍我呢……”
    阮娇娇:“……”
    “还有……我已经上了你这条贼船了,算了,认命了……反正我们俩也很般配。”
    一个渣,一个贱。
    再清楚不过她是什么德性,却依然娶她,不是犯贱又是什么呢?
    听到他这话,阮娇娇刚想开口说点什么,陆詹就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等他亲够了,阮娇娇说道。
    “给我解开。”
    “不解!”
    陆詹却一口回绝,还将她给翻了个身,变成趴着,脚上的绳子倒是解开了,可紧接着腿根就被肉刃抵住了,他一口咬住她的后脖颈,阮娇娇不由自主地仰起脖子,他顺势就插了进去,一如到底。
    “啧……都被肏肿了……”
    陆詹语气透着嫌弃,胯下却一刻不停地打桩,就像高速运行的马达。
    阮娇娇在他的顶弄下,哼哼唧唧个不停,陆詹拍了下她的屁股。
    “小点声,家里还有客人。”
    阮娇娇:“……”
    下一秒,她扯开嗓子开始嚎叫,叫得格外凄厉。
    “救命啊!别……别打我!!”
    陆詹:“……”
    他又好气又好笑,将她翻过身来搂在怀里,随后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
    “叫啊……接着叫……把人喊过来看看我怎么家暴的。”
    他枕着手臂好整以暇道。
    阮娇娇闭了嘴,心满意足地扭起了腰肢,舒服地轻哼起来,随即又喊了一嗓子。
    “老公老公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陆詹将手轻握成拳,抵住薄唇克制地笑起来。
    真是个磨人精……果然世上没有哪个女人比她更有趣了……
    追更:yuwangshe.one (woo18.vip)

章节目录

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咖啡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因并收藏每次快穿睁眼都在被啪啪(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