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他的面,她的尊严被狠狠扔到地上践踏。
    “对不起。”她这一声是对宋博闻说的,然后转身看向宁佳书, “不是因为你,是为我自己,博闻是我的朋友,我想邀请他来家里,作为我的朋友邀请,不行吗?”
    她这又是以什么立场发哪门子火呢?
    宁佳书冷笑,“不行,这里是我家,我说了算。”
    宋博闻似是这才看够了戏,整好以暇地理理衣服,抬手示意身后的人把东西放在柜子上。
    “佳书,今天是我没问清楚,不好意思,下次不会再贸然来访了。”
    “祝你生日快乐,再见。”
    他说罢,转身便走。
    门合上的一瞬间,罗图终于爆发了,“宁佳书!你也太欺负人了!”
    “还有更欺负人的呢,你要不要试试看?”
    宁母做完最后一道菜,关了抽油烟机,这才听见客厅的闹声,赶紧跑出来,望着客厅傻了眼。
    “这是怎么了?”
    “别问我,你问问她,把宋博闻请到家里来是什么意思。”宁佳书抱手。
    宁母还不知道炒两个菜的空儿,居然还发生这种事,本来就是宁佳书生日,她原想着让女儿高高兴兴过的,转头去看罗父,“这是怎么回事,上次在医院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能再跟那个人往来的吗?”
    “小宋哪里不好?人家给我买机票,住医院的vip病房,又出钱又出力,翻脸不认人这种事我可做不到。”罗父也火了,宁佳书从头到尾没给过他一个长辈的尊重,“佳书,你也太霸道了,怎么能这么对人家。”
    “什么?”宁佳书怒从心起,终于知道了这几分不对劲从哪来,“所以上次去罗马的机票是他买的?住院的钱也是他垫付的?”
    “是又怎么样?你在航空公司工作,不过是一张内部票,我爸给你打电话你左推右推,差点赶不上,最后是博闻想的办法,还有医院,不是他帮忙找好医生,我爸还不知道要在医院躺多久。你不喜欢他就算了,凭什么要拦着我们往来,你以为谁都是冲着你来的,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宁佳书!”
    她生平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占别人便宜的人,宁佳书反笑,“既然你觉得他帮你是对你有意思,行啊,只要出了这道门,你想干嘛干嘛,只要保证以后出了事绝对别来找我和我妈。”
    “放心,用不着你管。
    罗图摔门而去。
    罗父叫了好几声,没叫答应,赶紧追着上去。
    “佳书,有什么话好好说,干嘛非要生气呢,你看现在……”宁母的脾气最软不过,什么是能忍则忍,宁佳书才不想她,拧开头懒得应。
    学步车上的孩子似是丝毫感觉不到气氛中的凝重,划着学步车从东边到西边,最后够到宁佳书的裤脚,咿呀吐着口水叫,“嘎触嘎触~”
    宁母原本也打算解了围裙追出去的,走出几步,听见声音,心头一跳,回头看学步车上的孩子,惊道,“佳书,我是不是听错了?刚刚是你弟弟开口说话吧?”
    “嗯,好像是说了。”
    没有人比母亲更能理解第一次听怀胎十月的孩子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兴奋,宁母激动得不得了,当即蹲下把孩子抱起来,拿下他嘴巴里咬着的小手绢,“刚刚说什么,快,再说一次?”
    小孩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嘎触。”
    大概是刚刚听多了佳书佳书的,他叫的不是爸爸,不是妈妈,居然是“嘎触”?
    “佳书,你听,她是不是在叫你?”
    又听见这个名字,他兴奋地在宁母怀里挣了挣,又连念好几遍。
    宁母纠正他,“来,跟妈妈念,是佳书,不是嘎出,佳—书—”
    “嘎触嘎触~”
    宁佳书刚才还心情不爽,现在竟被这蠢孩子逗得噗嗤一声笑出来。
    她现在觉得,要是宁父那边生的也是个喜欢逗人笑的蠢孩子,她倒也无所谓了。
    第53章
    两个人切了蛋糕, 吃过饭, 宁佳书怕宁母又唠叨刚才的事, 干脆找了个借口直接回公寓。
    继续呆着,宁佳书怕看到罗图回来又忍不住火力全开。
    她从来不怕和人闹僵,只是怕宁母夹在中间难做。
    出了门想给霍钦打个电话, 这才发觉手机根本没在包里,不知道掉哪儿去了。心情乱糟糟的,干脆随着人流上公交车,扔了两枚硬币, 慢悠悠往城市另一端驶去。
    这边宁母收拾了桌上的蛋糕和残羹剩饭, 又把家里打扫了一遍, 也没等到罗图父女俩回来, 搜罗了所有房间的垃圾打算出门去倒, 最后竟在二楼的垃圾桶里看见了一支用过的验孕棒。
    两道杠。
    这发现差点让她一个踉跄没站稳。
    是谁怀孕了?
    家里又没来过外人, 她第一反应想到早上听见宁佳书在洗手间干呕咳嗽声, 当时她在餐厅,多问了一句, 佳书只说是肠胃感冒。
    罗图的吗?
    好像也不太对,罗图没有男朋友,怎么会怀孕?
    她从垃圾袋里拿出那支验孕棒,急得团团转,想来想去,不会是佳书为了不想结婚骗她吧?
    又或者,她想把这孩子悄悄打了吗?
    这个认知一出现在脑海中, 宁母顿时坐不住了,赶紧拿起电话,给宁佳书拨过去,然而佳书好像故意不愿接似地,彩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也无应答。
    ==================
    霍钦自从上次和母亲吵了架,已经近一个月没回家了。
    霍母急得嘴巴里都长了口腔溃疡,连牌也没心情出去打了,整日郁郁寡欢,来探望的小姐妹给她出主意。
    “你这傻子,孩子不久这样吗,逆反心理,你越不让他做,他就越反着来,你不拦他,他反倒没这么坚定了。”
    “不,我们家钦儿从小就懂事,他不是那种人,要不是下定了决心,他是不会跟我说那种狠话的。”霍母拿着小绢子擦拭眼泪。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泪眼朦胧抬头。
    “首先得先去赔个不是,你不是说上次动手打了他吗?先把你儿子哄回来,你就假装同意了,顺着他的心意来,之后再悄悄作梗挑刺,让那狐狸精先受不了说分手。”
    “这主意能成吗?”
    “那总比你儿子一心倒向外人好,性子烈有什么用,你瞧瞧蔡琼,又是吵又是闹的,现在老公半点愧疚也没了,一心倒向外面的三儿,这才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形容虽说有点怪怪的,但也不是没有道理。
    霍母听进去了,当天中午就叫家里的阿姨做了些好吃的,买了一堆水果,亲自找到霍钦的公寓去。
    忐忑地敲了半天门,才见儿子裹着浴袍来开,大概是澡刚刚洗到一半。
    “妈?”霍钦诧异,“你怎么来了。”
    “怎么,你不回家,我还不能来看看我儿子吗?”
    其实从家里出来这些天,霍钦心里也不好受,现在霍母上门来,他其实心里挺开心的,一面又觉得自己实在不孝。
    闪身让霍母进门。
    “你先去洗澡吧,别感冒了,等洗完出来吃饭,我们再好好谈谈。”
    洗手间的水声又响起来。
    霍母在客厅里等了会儿,站起来四处转转,眼泪又开始酝酿了。
    冰箱里什么也没有,霍钦这孩子一个人肯定没吃好饭,罐子里的咖啡都喝到见底了,也不知熬了多少夜……
    逛着逛着,瞧见阳台上挂着的女式外套和围巾,心头大骇,出来的眼泪顿时又全憋了回去。
    这两个人居然、居然都住一起了吗?
    桌子上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响起来。
    霍钦和宁佳书用的是同款手机,又都是一个颜色的,霍母只以为是儿子的手机,凑到屏幕跟前一看,却见备注居然是——妈妈?
    什么情况?她把手机掏出来一看,没给霍钦打电话呀。
    该不会、该不会宁佳书那边,他们已经见过父母了吧?
    霍母倒跌两步,被自己的猜想吓到了。
    手机响了好几遍,她没接,很快,又有短信发过来。
    手机上了设备锁,但发到桌面上的信息却还是能看清的。
    只见第一条便是——“佳书,我在洗手间垃圾桶发现了验孕棒。”
    第二条紧接着进来,“你怀孕了,是不是?”
    “我问了何西,她说你男朋友是申航的机长,他是孩子是爸爸,对吧?”
    “快给我回电话,我带你去医院好好检查。”
    宁母手一颤,忙不迭地把手机扔回去,恨不得自己没看过这短信。
    原来手机竟然是宁佳书的。
    她怀孕了,怀的还可能是钦儿的孩子。
    怎么办?怎么办?
    一时间,霍母心乱如麻,钦儿的孩子那就是她的孙子,虽然她不喜欢宁佳书,但是宁佳书要是怀了她的孙子,她还能故意挑刺挑拨离间吗?
    那她的孙子岂不是刚出生就没有了完整的家庭?
    洗手间的门咔嚓一声打开,霍钦便瞧见霍母惊慌失措的神情,“妈,怎么了?”
    霍母指着茶几上的手机,声音磕绊,“你女朋友她、她怀孕了。”
    “怎么回事?”
    “我刚看到她妈妈给她发过来的短信,说是看见了垃圾桶里的验孕棒。”
    霍钦来不及擦头发,拿起手机,试图查看刚刚霍母看见的短信,可屏幕上有锁频,不是即时发进来的消息,已经没办法打开了。
    “钦儿,孩子该不会是你的吧……”
    “妈,你在胡说什么。”霍钦的眉头这次终于皱起来,“如果佳书有了孩子,那当然是我的。”
    时隔一个月,母子俩重新并排在沙发上坐下来,心乱如麻。

章节目录

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红杏并收藏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