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帅哥的眼睛晶亮,唇红齿白,这一笑仿佛连冬雨都不在那么凛冽刺骨了,路过的风都温柔起来。
    “真是心有灵犀,我也是这么想的。”
    清理完地上掉的芹菜,霍钦拆开一个装妙脆角的纸盒,把小东西放了进去。他似乎很开心,甚至还跟佳书回忆起了当年在澳洲宿舍里,和她一起带食堂剩饭养鸽儿子的事。
    不提这个还好,越提宁佳书越心虚。
    霍钦的鸽子就是她亲手放的绿豆给不小心撑死的。
    她的记忆跟霍钦完全不是一个版本,嗯嗯敷衍应着,眼观鼻鼻观心,待到电梯叮声一响,迫不及待抢在前边儿去开门。
    第77章
    霍钦进门, 放下东西就先去洗手间拿吹风机,暖风帮小麻雀把羽毛吹干。
    小东西一点不怕人,还把脑袋主动往霍钦指尖凑,谄媚的样子让宁佳书瞧着不是很顺眼。
    “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你觉得叫什么好, 佳书?”霍钦转头看她。
    没几天就飞走了, 还取名字呢,宁佳书心想, 但还是十分敷衍地随口取了一个, “灰灰?”
    “灰灰,这是佳书给你取的名字,你要记好啊。”
    霍钦叮嘱着,关了吹风机, 向她邀请道:“佳书, 你摸摸它, 它下次就记住你了。麻雀虽然脑袋小,但记忆力不错,很聪明的。”
    不!宁佳书的内心充满拒绝。
    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 离着两步远, 飞快用指尖碰了一下它近乎光秃的翅膀, 硬着头皮停顿两秒,又飞快地收回手。温热的羽毛带着一点微凸颗粒的触感,真是绝了,她后颈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宁佳书生怕霍钦再提出什么她无法拒绝的互动,主动找事情做,“豆豆应该快到了,我先去帮你洗菜吧!”
    话音才落下, 门铃响起来,宁佳书心里一颗大石头落地——
    谢天谢地,霍钦的大侄女终于来了。
    在小舅舅的考前小灶下,黄豆豆在高三最后两个月数学突飞猛进,考入上海一所本地老牌名校。
    如果颜控也是一种病,那黄豆豆一定是以貌取人的癌症晚期,从前霍钦在离她们这些小辈太远,只敢远观,现在好不容易熟起来,补习虽然是结束了,可已经贴上来的小狗皮膏药,怎么撕得掉呢?
    所以她隔段时间就过来刷刷存在感,和两位长辈联络联络感情。
    门一开,她乳燕归巢一般扑进佳书的怀抱,“小舅妈,你还是这么漂亮!我好想你呀!”
    把宁佳书给抱得一愣一愣的,定了两秒,宁佳书觉得,比起和鸟儿亲密接触,她还是选择抱抱香香软软的女孩子。
    家庭真能决定一个人的性格,像黄豆豆,就完美融合了高情商和自来熟两种矛盾特质。
    宁佳书自告奋勇自己洗菜,但其实没超过十分钟之后便被迫让出了洗碗池前的位置。原因是她洗得太慢,磨磨蹭蹭就擦干净了一盘西红柿,还甩得到处都是水。
    切菜吧,菜刀拿起来没超过两分钟,就被霍钦缴械了,“你去客厅玩点儿安全的。”
    “我可提醒你呀,”宁佳书试探,“现在不让我学,以后你家务做累了,又来怪我什么也不干,那可就晚了。”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佳书。”霍钦挑眉反驳,“我什么时候因为你不做家务有过意见?”
    “现在没有,可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有,据我观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已婚妇女反馈,男人结婚后的变化会很大。”
    “家庭需要分工,每个人擅长的方向不同,职能也不一样,就像我给你做饭,你打扮得漂漂亮亮让我欣赏,这是一种清楚的供需与合作关系,结构非常稳固,所以你不用急着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担心。”
    “真的?”
    霍钦无奈叹气,“真的,你非要做点什么,那就等会儿洗碗吧。”
    吃完饭,吹干了羽毛的灰灰在客厅蹦来蹦去,就是飞不动。
    宁佳书塞了块水果在嘴巴里,看它笨拙地蹦跶,连沙发往地面飞都摔得结结实实,毫不客气笑到差点断气,“原来是只假鸟啊,哈哈哈哈……”
    可能有被宁佳书的取笑冒犯到,灰灰忽然不想再动,疲懒地转头跳回霍钦刚刚用毛巾和废棉布给它搭的窝里。
    宁佳书顿觉无趣,刷地把帘子拉上,让它孤独在阳台体会一只鸟的寂寞。
    回头,却恰好碰见豆豆的闪光灯亮起来。
    偷拍被抓包,黄豆豆能屈能伸立马道歉,甜枣加讨好一股脑送上来,“佳书姐,你不知道,这些粉丝啊,天天缠着我要你们的同框照生活照想磕糖,我不发还威胁我要取关。你瞧这张拍得多好,删了可惜了……”
    宁佳书把手机接过来,相册滑下来才发现她已经拍了一堆了。
    这年头,能做网红博主,还真都有两把拍照的刷子。
    照片里都是很琐碎的生活细节,她和霍钦在流里台面前肩并肩处理食材,厨房暖黄的灯光下,人的侧脸就显得格外专注温柔,有浓郁的温情在流淌。
    还有她盘腿靠在霍钦背后吃水果看电视的,拉帘子时折身笑的……宁佳书平时拍的照片,都怪她长得美,全都好看到有些不真实,这组分明很有生活气息带着随意感的照片,却被拍得一点也不普通,连画面里的人都带上了平日不会有的魅力。
    宁佳书表情凝重看了半晌。
    “你要拍照早说啊,我换条好看的裙子,这身居家服多寡淡。”
    “……啊?”黄豆豆傻了。
    “照片也发一份给我。”
    “……那我能往微博上发吗?”
    “行吧。”
    “耶!您真的好、太善解人意、太棒了!”
    黄豆豆都已经做好了删照片的准备,万万没想到,宁佳书开口第一句会是这个,喜形于色,抬手举誓:“好嘞,我调了色精修之后,第一个发给您!”
    拿回手机,豆豆似又想起什么补充道:“还有,小舅妈,你不换衣服自然的样子就超好看,和整张照片的基调完全融在一起了。简直是颜狗的精神粮食,我这条微博肯定会被点爆的!”
    黄豆豆自高考后从妈妈那里拿回账号密码,到今天已经是百万博主。当然,当初那张高颜值的全家福,还有颜值天才小舅妈也功不可没。
    “你舅舅你不问他的意见了吗?要是他不愿意露脸呢?”宁佳书问。
    黄豆豆低头修图,“您都答应了,他不可能不答应,要我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肯定也想昭告天下。”
    宁佳书听得美滋滋,这孩子都不知道家里怎么养的,每说一句话都妥帖到人心坎儿里。
    ==================
    这一天晚上,果然如霍钦所料,宁佳书被客厅里的牛油味儿给折腾得睡不着觉。
    她翻来覆去还是觉得浑身被泡在一股火锅味里。
    “不是洗过澡了吗?”霍钦感觉她睡得不安稳,半梦半醒间拍拍她的背安抚,声音带着一点儿低哑的含混,“要不我再去把客厅窗户打开?”
    “那该冷得睡不着了。”
    飞行员的休息日的睡眠很珍贵的,宁佳书本来也不想打扰霍钦,但奈何她实在忍不住翻身的冲动,把头靠近他胸膛口,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就是觉得心跳得很快。”
    “不会是病了吧?”霍钦听到这句,睡意顿时便清醒了一些,抬手按在宁佳书额头,“还好没发烧,还有哪里不舒服。”
    “也不是不舒服,”宁佳书坐起身,“就是哪里不对,我说不上来。”
    宁佳书的话音才落下,霍钦将床头灯打开,便听她的手机响起来。
    来电显示是澳大利亚的区号。
    宁佳书从前是在澳洲航校认识过不少朋友,但中国时区已经过十二点了,懂点儿社交礼仪的人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打来电话。
    她和霍钦对视一眼,划了接通。
    大抵真的有亲人感应的说法,因为宁佳书一接通电话,就听那端道:“佳书,我是你黄叔叔,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但你先不要急……”
    在来人报上身份之前,佳书已经认出了声音,这是早年和爸爸同期移民澳洲的老朋友。
    尽管他一再说不要急,但佳书心还是跳了两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试探道:“黄叔叔……是我爸出了什么事吗”
    “嗯,你爸爸他病了,现在已经送到医院,正在急诊抢救。”
    “急诊?”宁佳书吓得手机差点从手心掉出来,“抢救?怎么会叔叔,前两天我爸他打电话给我还好好的,好端端的怎么忽然病了?我爸他没什么同龄人的基础病啊……”
    “突发心脏梗塞,幸好事发晕倒之前他及时给我打了电话,救护车也到早,但是医生说要随时做好手术准备,你爸爸晕倒之前本来叮嘱过我不要通知你,但实在没办法,但手术马上需要监护人签字……”
    “周映呢?”宁佳书火从心起,“她哪儿去了?”
    那边沉静了很久。
    “你说话呀叔叔!”宁佳书急了。
    “我本来真的不愿意把这些事告诉你,佳书,周映她,悄悄变卖了你爸爸给她的股份和不动产,买主是当地最大的农场的主人,也算是你爸爸的对家,现在拿钱带孩子跑了。这是一周前发生的事。”
    一周前,那时候宁父还在假装若无其事跟她通电话。
    宁佳书心里惶惶然,大脑被消音般,一片空白。
    直到霍钦开口,“镇定点,佳书。”
    他从背后握住她的手,温热沿着掌心传递过来,她勉强找回一些神志,“她怎么带着我弟弟一起跑了?”
    没等黄叔叔回答,宁佳书又问,“这孩子不是我爸的吧?出生时候做血检了吗?”
    “……”电话那端尴尬了一瞬,“你这孩子真的聪明,要是你就在你爸身边,这件事情哪里可能会发生。”
    男人叹了一口气,“你爸是昨天才发现的,周映把东西卷走之后,你爸一开始还以为她只是发脾气,还惦记着要联系人家,前两天反映过来了,又说拿钱把孩子换回来,直到昨天越想越不对劲,才回医院仔细查了出生报告。周映当时把血型那页换了,孩子不是你爸的。哎,人真的是越老越糊涂,什么都不能跟年轻时候比,钱没了无所谓,但我看你爸爸他这次受的打击真的挺大的……”
    第78章
    三个小时后, 宁佳书坐上了前往香港的飞机,从香港转机昆士兰,这是最快的航班。
    在香港落地的时候,宁佳书授权签了宁父的心脏手术协议, 她还没进机舱, 宁父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和她一道飞往昆士兰的, 还有霍钦。
    这是霍钦在申航工作几年第一次使用公休。
    他害怕佳书太慌出意外,始终是那么大的事, 就算最后什么忙都帮不上, 陪她身边也是一种安慰。
    宁佳书从来没有一次觉得航程这么漫长到难以忍受。
    在这十几个小时里,她一遍遍回忆从小到大每一个瞬间宁父陪她渡过的瞬间,忽然深感自己是实在不是个称职的女儿。宁佳书很少去主动关心身边的人,都是宁父给她打电话过来, 不管唠叨还是聊天, 有时候时间紧了, 她还觉得不耐烦。
    总是父母担心她、念叨她,这一次,轮到父亲病了。她怪自己明明都起了疑心, 当初为什么不再往下多管管, 也怪自己, 爸爸经历了那么大的事,那天打电话,她明明应该听出端倪的。
    凌晨的机舱都是安静的呼吸声,客舱大多数灯光都已经关闭了,霍钦只能隐约看见旁边女友肩膀的轮廓在轻轻抖动。
    她哭了。霍钦突然意识到。

章节目录

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红杏并收藏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