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钦到今天还记得清清楚楚,她和旁的男生从自己身边走过时,他心口真的像被插了一把刀。
    “佳书就是这么一个别扭的孩子,打小就这个脾气,越在乎的东西,她就偏要装得越无所谓,心里伤得血流如注,还是要摆出骄傲的样子。不懂示弱,口硬心软的女孩子,真的很吃亏,这点就跟她妈妈一样。”
    宁父轻轻叹口气,“虽然不知道你们那时候为什么分手,但我还是想告诉你,佳书表现出来的冷漠,大多并不是真实的,真实的她很渴望安全感,渴望陪伴和保护,用心去感受,你才会发现她有多喜欢,多在乎。”
    霍钦曾经以为宁佳书真的是不在乎的。
    那年西澳毕业回国以后,他的同学朋友们再也没在他面前提过佳书的名字,霍钦自己也不提。
    尽管霍钦从未开口对人吐露,但他清楚自己伤得有多深,倾尽所有真心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对方却对他的爱意轻言放弃,对他的努力无动无衷。她温柔美丽的眼睛,也能注视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霍钦无数次想要扔掉这段过往,扔掉枕头底下、钱夹里佳书照片,但五年建设起来的防线,只在宁佳书重新开始拨撩他那一刻,重新溃不成军。
    也正是因为看见了这样的儿子,霍母才坚决反对他和佳书重新在一起。霍钦能明白母亲的顾虑,天底下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处于感情弱势方,她怕自己越陷越深,付出更多,受更重的伤,而对方却随时能从中抽离。
    霍钦也曾有过这样的顾虑,可最终还是拥有当下的渴望战胜了一切。
    比起受伤,他更害怕遗憾。
    然而时隔五年,当二十八岁的霍钦,以更成熟的眼光来审视、体会这段感情时,他也终于能逐渐感受,二十岁的佳书并非记忆中那样冷漠无情,她虚张声势占据着的上风,只是给自己设置的最后一道安全屏障。
    如果不是宁父今天主动开口,霍钦永远不会知道这些隐情,也不可能晓得,佳书在这段感情中受到的伤害没有比他少半分。
    如果时间能倒流,不,但凡他能比当年更成熟,更肯定,能勇敢一些遵从自己的内心,他们就不会平白错过那五年,也不会添了今天这么多麻烦。
    霍钦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此刻的五味杂陈,削断的果皮落进垃圾桶,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此刻心中的涌动,干脆放下刀子,郑重认真地对宁父道:“谢谢您,告诉我这些。是我从前对自己反思的太少。”
    宁父达到目的,终于心满意足往床背上一靠,“有什么好谢的,我就是希望你们好好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感情最重要的就是理解和包容,当你能站在对方的出发点和角度来看待事情的时候,一切问题也都变得简单了。”
    第80章
    霍母是儿子出国后整整一个星期, 拎着老鸭汤到公寓扑了个空,才从申航飞行部考勤那儿得知,霍钦不是因为国际航班没回来,而是直接休假出国了。
    去澳洲, 那不是宁佳书父亲老巢吗?
    霍母回家路上只感觉天塌了。
    儿子被那个小妖精拐跑了!
    连一声招呼也没打!
    “你快给钦儿打电话, 媳妇儿都还没娶呢, 就跟着人家回去,清白的大小伙子, 像什么话?”
    霍父被盯了一天无可奈何, “你自己干嘛不打?”
    “我怕控制不住脾气。”霍母别扭。
    霍父没办法,“你别闹啦,那孩子父亲忽然进了icu,心脏得动手术, 所以钦儿陪着一起回去的, 作为人男朋友, 这不是应该的吗……”
    “你早就知道了?”霍母瞪大眼睛,“你们合伙瞒着我!”
    男人说漏嘴,心知不妙, “那不就知道你会着急嘛, 但凡你心态平和一点, 钦儿能不告诉你?”
    “早知道那时候就生个女儿了,儿子有什么用,八字都没一撇就成人家的了……”霍母嘀咕着又想哭了。
    直到座机响起来——
    霍父如释重负,三步并两步接起来,回头道:“钦儿姑妈问你三缺一去不去?”
    女人抹抹眼泪,“你问问她打到十二点吗?输了就耍赖皮不玩儿,随便打两圈那种我可不去。”
    霍父:……
    ==================
    两人回国时, 已经是公休到期,不得不回申航上班了。
    宁佳书开始还不愿意回去,宁父再三劝她,好在他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自己吃东西,又高价请了一个看护,约定了每天一个越洋电话,她才稍微放心一些。
    一回公司,她先收到飞行纪委部对上次的飞行的调查处理邮件,打开一看,大体意思是她的处理方式无可指摘,而且飞行评分竟然给了满分!
    宁佳书满脸懵逼,以那天纪委的问话方式看,她本来想自己这回无论如何都应该少不了一次警告的。
    没等她想明白,有认识的飞行部员工跟她透露:“佳书,你赶下去那个人后台真的硬,听说家里有申航高层的亲戚,但你说怎么着?”
    “怎么着?”宁佳书满足他的倾诉欲追问。
    “巧了!那天局方有检察员在飞机上,人家才不认识什么申航vip,公司里的处分还没下来,就先收到局方的表扬,纪检部那群见风使舵的家伙又赶紧把警告邮件撤了换表彰,你这运气,真的绝了,哈哈哈哈……”
    宁佳书可不觉得运气好是偶然。
    那天的情况其实不论她怎么处理,都不讨好,要么被教员看不起打低分,要么即便她换了左座也免不了被投诉,还不如硬气一点,直接把这个刺头轰下去。
    宁佳书回忆半晌那天的乘客里有谁比较像检察员,半晌无果,也便作罢了。
    不过这个满分评价还真是意外之喜,局方检察员简直威武。
    从澳洲回来之后,考察期间宁佳书又飞了几次国内四段,不再是国际航班,延误晚点半把个小时算是家常便饭,总算没遇到过找茬的旅客,飞的都还挺顺心。吉教员虽然严厉,但大概第一次飞行给他留下了好印象,平时不吝啬指点,给佳书写的评价也都是好话。
    还有……宁佳书终于也尝到登上申航年刊和机场大屏,半个红人的红利。飞行结束经常有乘客找她合影,航班评价会有乘客特意去留满分好评。
    弄得她都有点受宠若惊,问霍钦:“你去年上了年刊之后也这么红吗,是不是忽然多了很多人追着给你打好评、要号码、合影?”
    霍钦仔细回忆一下,“没有吧,我从业这几年,每年情况都差不多。号码都没给,合影就随便了。”
    宁佳书:……
    好吧,她得承认在这个世界上,气质和长相兼得的大帅哥,是比大美女还稀缺的资源。
    从前上学时候不就领教了吗,干嘛还去自己找虐。
    回国第三周,宁佳书去过两次从前那家健身房,虽然还是没有方醒川的消息,但倒是打听到不少关于他的信息。
    健身房的前台小妹和宁佳书两杯奶茶就熟悉起来,这孩子耿直,大概以为宁佳书对前任经理有意思,简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醒川的家庭条件也一般,双亲估计是哪个十八线城市的中学老师。除了另一个合伙人,他一般不和俱乐部里的员工往来,倒是领了两个留学时候认识的朋友来办了会员。
    “他没怎么和我们搭过话,不过也正常,人家海龟呢,但他倒是和咱们俱乐部有个游泳教练挺熟的。”
    “男的?”
    “女的。”女孩转身指了员工表上其中一个面孔给她看。
    瞧着佳书诧异的神情,凑到她耳朵边,“人家上海土著,听说家里七八套房呢。”
    宁佳书了然,又打听:“那他带来的朋友呢,方经理都从俱乐部退股走了,那俩人还来吗?”
    女孩回忆半晌,“小个子那位一年半载的都没来了吧,还有一个倒是每周都来两三次,蛋白粉磕得比我们这儿的健身教练还像健身教练。”
    她说着话,往健身房最右侧那端扫了一眼,眼神示意宁佳书,“喏,今天也来了,就在那儿呢。”
    宁佳书笑了笑,道别前台小妹,径直朝那边过去。
    虽然前台妹妹说方醒川跟游泳教练也挺熟,但以他这个人目前表现出的性格,在得到周映这张大饭票之后,多半暂时不会再跟那个证件照上平平无奇的女教练有联系,所以还是直接找他看得上眼的朋友更有保障。
    这家健身房的年卡费用不菲,能在朋友这儿花这笔钱,关系应该还算不错。
    宁佳书里头穿的是运动背心,系带运动长裤,外套一脱,荧白平坦纤细的腰窝肚脐便一览无余。
    虽然扎了马尾也没化妆,但还是个光芒四射的大美女,走过去时,片区内异性的目光都暗自移过来了。
    她特地选在男人旁边做背部训练,余光偶尔朝旁边扫去,美人在侧,男人又加了一半重量。
    但显然他高估了自己的状态能力,拉到一半,皮肤憋红了也没能再挪动半寸。
    佳书噗嗤笑了一声。
    漂亮女孩做什么都是可爱的,男人放弃逞能,冲她笑了笑,化尴尬为搭讪:“hi,你的线条已经很漂亮了,还继续做背部训练吗?”
    健身房本来就有搭讪文化,加上地缘优势,男人不搭讪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而宁佳书本身就是抱着目的来的,两人自然一言便合,相谈甚欢。
    不过二十来分钟,聊到男人为什么会选择离家比较远的健身房时,他解释:“之前我哥们儿是这家店的合伙人,支持一下嘛。”
    “之前?”
    “现在不是了,他退股出国了。”
    宁佳书故作惊讶,“我之前在这儿的私人教练姓方,也退股出国了,和你哥们儿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这么巧?”
    有共同认识的人,两人距离显然瞬间更拉近了一些。
    周边人投来艳羡的目光显然也让他很是飘飘然,不动声色表现了一番自己的留学经历和交友圈质量,话题又被宁佳书悄无声息引到方醒川身上来。
    “方教练离开挺突然的,连声招呼也没打,俱乐部这边只能帮我重新换了教练。”
    “确实挺突然的,这小子连我都没告诉,离开上海前匆匆见了一面就算道别了。”
    果然找对人了!
    离开前还见一面的人,那必须比大部分朋友关系都要好一些。
    “你们最近还有联系吗?”
    “也有一段时间没聊天了,最近大家都还挺忙的。”
    宁佳书作惋惜状,“方教练之前教得挺好的,马甲线都练出来了,为表感谢我给他买了份礼物,谁知道还没送出去人就走了,好可惜。”
    “那简单呀,”男人是不忍美人皱眉的,当即打包票,“我帮你问问地址,他肯定挺开心的。”
    宁佳书闻言便笑起来:“那太好了,我们要不加个联系方式?”
    和男人互相加了好友,拿到联系方式后,宁佳书显然就有些兴致缺缺了。
    没过十分钟,她找了个借口道别,冲澡前,给朋友李衡发了男人的联系信息。
    不用想,方醒川肯定不会轻易告诉任何人他的联系地址。
    但只要他回复哪怕一条消息,一个表情包也好,李衡就能够通过网络找到他。
    第81章
    账号信息发出去后, 就只剩焦急的等待。李衡会通过男人的账户监测方醒川的动向。
    从健身房回家后的一整晚,宁佳书简直竖起耳朵在等消息进来的铃声。

章节目录

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红杏并收藏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