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首聘机长考评和暨聘任机长仪式在年假前最后一天举行。
    这个模式有点像大学最后的毕业答辩, 不同之处在于,副驾毕业最难的地方是答辩之前的环节,而当天只要通过了评委们的问答,就能当场拿到聘书, 进行机长宣誓。
    作为一名左座副驾驶, 宁佳书的机长执照进度条基本已经抵达百分之九十五。
    经过了冗长的地面理论考试、模拟机训练考核以及本场训练考核, 航线飞行考核……目前她只需再通过六月一次的例行飞行员检测,就能顺利参加考评会。
    在去年和牛机长搭档坠机以后, 宁佳书就发誓, 下回匹配考核搭档,一定叫宁母好好给菩萨捐点香火。
    事关女儿的考试,宁母当然捐了一大笔。
    只可惜不知道这香火钱不知道是在中间被墨贪没递到菩萨手上还是怎么回事,菩萨完全没听到宁佳书的心愿, 考核匹配名单才下来, 她又第二回 感受到周围人熟悉的目光关怀。
    宁佳书这次的模拟机考核搭档的副驾叫刘传, 只有一根杠今年才进公司的第一阶段副驾,听说花了比别人多一年的时间拿到飞行执照,简单来讲——
    是个菜鸡。
    “宁姐, 这次弟弟全靠你带飞了。”
    进模拟机前早餐时间, 刘传一眼从几百人的食堂精准找着宁佳书对面的位子, 孝敬了她一只鸡腿。
    呵呵,我可没你这么大的便宜弟弟。
    宁佳书眉头跳了跳,张口却应下来,“当然,我尽量。”
    “太好了姐!”男孩越发跟她近乎,“昨晚在宿舍看到名单出来,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你这么年轻就要升a330机长,这在咱们申航还是头一个,连我室友都说我稳了。老实说,所有的检测我最怕上模拟机,去年坠机给我犯恶心好几天。”
    宁佳书嘴角又挂上我ri了狗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一起加油,我们能过。”
    没办法,模拟机考核除了技术,心态同样重要,只能鼓励为主。
    宁佳书现在要是再说点其他影响了他,说不准人家五分的技术只剩两分了。
    考虑到宁佳书正在升任机长考核,申航的检察员会适当增加模拟机考题出题难度,这宁佳书早就有预料,但再次见到去年韩国教员熟悉的泡菜脸,宁佳书还是又闻到一阵扑面而来的窒息感。
    吸取从前的教训,进模拟机时,宁佳书直接不搞虚头巴脑打招呼那套了,不过这次,一直以冷面著称的杀手教员却难得冲她露出一丝笑容。
    映入她眼中,这笑容的潜台词显然是:瞧你,又落在我手上了。
    他来了,他重新带着低能见侧风单发失效双液压失效低空风切变…多重故障的奥林匹克竞赛项目题走来了。
    宁佳书后颈寒毛直竖。
    刘传却是懵懵懂懂大大回了教员一个笑容,背过头来还觉得兴奋,小声跟宁佳书分享:“姐,教员看起来挺面善的呀,稳了稳了,这下稳了。”
    呵呵,愚蠢的人类。
    宁佳书面无表情看刘传一眼,决定让暴风雨教会他自己怎么会是一只真正的菜鸟,因此并不纠正,自己深吸一口气,坐上模拟机左座。
    她是整架飞机唯一的最高决策,首要责任承担者,今年被踢座位的,也要从牛均变成她了。
    一上来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上来就跑道侧风,爬升经历较长积冰区。
    好在宁佳书早就对此有心理准备,稳稳在侧风中起飞,有条不紊打开发动机和机翼的防冰系统,只留给菜鸟副驾一些操作简单的边缘任务,以免教员鸡蛋里挑骨头,再用她不懂配合说事扣分。
    处理完一系列惊险操作,宁佳书回头,只见那韩国教员咧嘴,阴险一笑,仿佛在告诉她:以为仅此而已吗?
    吓得她一个激灵,回神意识到自己气势落了下风,又挺直腰板,留下一个挑衅的眼神:放马过来。
    今天的宁佳书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教员果然如愿又给她扔来一个雷暴大礼包。
    倘若把航空模拟机训练中心比作一款游戏,不同的考核是不同的副本,教员相当于不同难度的boss,这个韩国教员,就是其中困难副本,困难模式的变态大怪。
    考核才开始不过十分钟就积冰加雷暴双重buff,宁佳书心里冷哼,迎头接招。
    直到巡航才稍得喘息,教员又扮演空管单位要求她最大速度巡航,宁佳书将巡航速度加快到马赫数0.78。
    终于,教员开始了自己的主场,设置第一个大的故障科目,蓝液压低压。
    宁佳书凝神,低压出现之后,飞机的自动驾驶便被接通了。
    由于空客系列有绿、黄、蓝三套系统,任何一套系统故障,剩下的两套都还能够维持正常飞行,因此她作出评估,又象征性地和刘传商量一下,两人决定继续飞往目的地。
    教员又继续扔出第二个故障科目,左侧发动机火警。
    宁佳书按照火警的处置程序,让刘传申请下降高度,自己关掉了左侧的发动机。左侧发动机是驱动绿色液压泵的,因此关掉左侧发动机后,绿压系统也随之不再工作。
    这就是检查中一个经典的考核科目了:单发加双液压失效。
    到了这个阶段,刘传额头已经开始冒汗,袖子抬起来擦了两下,宁佳书余光分神瞧见他手微颤,提醒,“静心,不要紧张,你就保持刚才的状态,现在释放发动机灭火瓶,剩下的交给我。”
    刘传赶紧点头,“知道了,机长。”
    飞机每台发动机配备两个灭火瓶,这一次灭火瓶释放完毕之后,宁佳书却发现火警依然存在。
    “没办法,只能申请备降了。”宁佳书叹气。
    “机长,是返航吗?”刘传战战兢兢询问。
    不怪他没出息,这个教员看着和蔼,没想到却如此心狠手辣,这就是传说中的面慈心毒吗?才起飞多久呀,就给整出这么堆事来。
    “你觉得能返航吗?”
    “油量省一点是够的呀。”
    “那要是回去途中再出点意外省不了呢?检察员后边坐着不就是给你出麻烦的?”
    “飞机都破成这样了,教员不会再搞事情了吧……”刘传小声。
    宁佳书翻个白眼,忽然知道教员为什么都喜欢骂人了,“机长是你还是我?不要啰嗦,申请紧急备降。”
    “可是这附近只有一个勉强满足着陆性能所需条件的备降场,降落难度挺大的,不如在返航途中的另一个机场备降吧,那个跑道长一些,只需要多飞十五分钟。”刘传提议
    双液压失效会影响很多系统,包括襟缝翼、刹车和减速板等,这些都会增大飞机着陆的速度,需要备降机场有更长的跑道距离,供飞机着陆缓冲滑跑。
    因此,很多小机场肯定不符合备降条件。
    “不,就在这儿降落,只要是干跑道就行。”宁佳书呼出一口气,坚定决心。
    她总觉得油量消耗快得有些不同寻常,就算是备降场一个也不符合着陆性能,她也只能强行降下去,至少结果是可控的,她能用降落技术弥补跑道条件不足的问题。
    返航万一途中油量耗空,不等教员弄出的故障置他们于死地,他们自己就得机毁人亡,到那会儿才是哭都来不及。
    心里有了疑问,飞往备降场的途中,宁佳书处理故障紧张之余,便一直抽空盯着仪表盘,也就是在这时,她才发现了个一直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备忘信息里显示了一行绿色的land lgt。
    天哪,宁佳书愣了一瞬!
    电光火石之间,她脑中千回百转,突然明白了,飞机起飞后,她唯一一次回头时,韩国教员那个阴险的笑容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来,他就一直在这儿等着她呢!
    和波音系列不一样,她所驾驶的空客型号着陆灯打开后是伸展的,正常的程序是飞机爬到一万英尺的情况下就需要关闭着陆灯,这是她分配给刘传的工作,刘传也确实执行了,但由于机械故障,着陆灯没能成功收回去,便一直暴露在机翼表面之下。
    这也不能怪刘传,因为这样的小的机械故障,不仅不会有明显的音响和目视警告,连备忘录信息的提示都只会显示正常情况的绿色,而非不正常的琥珀色。
    然而从她们起飞开始,整个飞行过程就是危机四伏、异常紧凑的,宁佳书包揽了所有最难的操作,完全没有时间去注意这种仪表细节,刘传更是完全不可能注意到,不,也许就算是许多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都不可能注意到!
    没想到教员竟然专门为她准备了一个这么比变态还变态的题目。
    之后所有的故障科目,都基于他们没能成功收回着陆灯。
    蓝液压低压,是因为她们听从管制员的指令最大速度飞行,穿过积冰区。而着陆灯是完全没有防冰系统的,灯上也许积了很厚的明冰,马赫数0.78的速度下,脱落的积冰击穿了水平尾翼,引起蓝液压系统液压油泄露。
    也是因为一直保持着最大速度,着陆灯承载不了那么大的积冰载荷,最终脱落,脱落的着陆灯碎片击穿了左侧发动机蒙皮,导致了第二个故障科目引发火警。
    就连不正常的油耗,也可能是因为暴露在机翼下没收回去并且还积冰的着陆灯导致的。
    当然,实际油耗不可能有这么夸张,但谁让这模拟驾驶舱是教员说了算呢?只要他按照最极端的结果设置科目,一切就都能实现。
    最最可怕的是,模拟机无法模拟现实中水平尾翼被击穿后对操纵的直观影响,教员自然也不可能提醒他们,还假装只是单纯地出了一个蓝液压系统低压科目。
    接踵而至的危机一环扣一环,宁佳书心有余悸。
    要不是从前飞国际航班时,巡航太漫长,霍钦同她讲过着陆灯无法关闭可能导致的各种极端情况,她到现在都无法快速反应过来根本原因。
    倘若错过最后的机会,不,甚至都只需要她再晚几分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不正常的油耗要么让他们在返航途中坠机,要么只能在不满足降落条件的机场强行落地。
    也许就算等她好不容易安全落地了,宁佳书也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教员怎么用没有发现着陆灯的理由拒绝给她合格的成绩。因为一个优秀的机长,应该要把可能导致故障的情况在一开始就尽量全部规避,使得风险减到最小、降到最低。
    还好,一切还来得及,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宁佳书无暇再想其他,也没有时间和刘传解释,收敛心神,全神贯注屏息凝神迎接最后的备降——
    她已经能瞧见白色的跑到线了。
    飞机逐渐接近跑道,她的心提到嗓子眼,在临近地面时稍微抬了一下机头,稳稳拉杆,在渐减的空速中开始滑翔,轻飘飘落入跑道。
    宁佳书没有感觉到明显的砸顿、滞塞感,飞机流畅地进入减速,成功停下来。
    成了!
    她呼出一口闷气,爽快感像是一口气干了十瓶汽水。
    直到从驾驶座起身,教员尤不甘心地想要揪她小辫子,想要试探她能成功降落是否有运气成分,以便酌情给她不合格,“宁,你为什么不选择返航?”
    “这个原因教员您不是很清楚吗?毕竟您给我设置的第一个考核就是收回着陆灯故障。”宁佳书微笑。
    着陆灯故障???
    刘传呆头呆脑在一旁都听懵了,他和宁佳书驾驶的是一台飞机吗?着陆灯收回故障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好吧。”教员并没有被戳穿的不满,摊手,“但我还是要给你们扣分。”
    “为什么?”
    没等宁佳书开口,刘传先急了,虽然他不敢问着陆灯的事儿,但这么难的题目和这么完美的备降都还要扣分,还有人性吗?
    “毕竟刚才的一切故障,都是由于你们最初的疏忽导致,如果一开始就发现备忘录里的land lgt,就能尽早采取措施,例如避开积冰区、拒绝管制员的指令小速度飞行,也不会造成飞机和公司的经济损失。”
    宁佳书早有预料,并不是很care,只要能让她参加首聘机长考评,怎么都行。
    以目前的情况,教员再怎么抠细节也扣不到不及格。
    出了模拟机训练大楼,刘传劫后逃生的小腿尤颤,千恩万谢,“宁姐,您的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这次要不是你,我可就真挂了。”
    宁佳书微微一笑,抬手道别,深藏功与名。
    并不解释要不是遇上她机长考试,加之和教员早有渊源,他并不会碰见这样难度的题目。

章节目录

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红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红杏并收藏大众情人(你来时星河闪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