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淡金色的阳光随着摇曳的树影跳跃倾洒,清风从敞开的门窗徐徐吹入。
    此刻时光静好,爱意流转,岁月绵延,一室宁静。
    眼前的方策眉目如画,酒气将他苍白的面容氤氲出薄红。
    他的黑眸如静湖深潭,让方秋莹根本无法移开目光。
    方秋莹在他如墨的眼底里微微失神,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酒杯。
    她的思绪情不自禁飘向了祁连。
    方策,他有喝过酒吗?
    应该没有吧。
    因他练的功法必须保持冷心冷情,他不可能会喝酒。
    反正她自小是从未曾有能与他把酒相对的机会。
    不对!
    方秋莹背脊蓦然绷直!
    他也是喝过酒的!
    在她的十八岁,在她出嫁的那天。
    他痛吗?
    方秋莹心头蓦地一阵钝痛,手不自觉地揪紧了襟口。
    烈酒烧心,他难不难受?他会不会很痛?
    他,他有没有流泪?
    她突然不敢再想,胸口瞬间升腾起翻滚的湿意。
    她不敢再回想那天。
    提着一呈烈酒看雪花在风中打转的方策,他当时会是什么滋味?
    当徒留残城碎梦的方策,当酒后孤影孑立于风雪中,看着送嫁的队伍逐渐远去的方策。
    他,是不是也很难过?
    他是不是,是不是也会哭?
    想到他有可能掉落在祁连的眼泪。
    方秋莹骤然痛彻心扉,她一直努力压抑着的液体,此刻迅速布满了整个眼眶。
    她已经无法再抵达他的身边。
    这所有的一切,她此生都不会再得到答案。
    她的十八岁,也永远不可能真正重来。
    那些她不曾过问的,那些她假装不在意的,就真的也都再不会有机会去问。
    她再也不会有机会去在意了。
    她将所有的柔情蜜意给了别人,她把所有的伤害痛苦都留给了方策。
    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说,时至今日,方秋莹依然爱着方策的这件事。
    原来,这才真是的痛。
    方策看着忽然低下头悄悄掉泪的方秋莹。
    他表情一僵,唇角的笑意缓缓敛去,墨玉般的黑眸倏然转冷。
    他剑眉紧蹙,凝视她许久,墨染的双眸酝酿着狂风暴雨。
    来了来了,他突然有种意料之中果然如此的安定。
    他微勾薄唇,自嘲一笑。
    自己果真高兴得太早,她又怎么可能真的成全他赤忱的幻想?
    他的心沉了下去,这才是真的方秋莹。
    这才是能让他一刹魂荡九天,也能让他一瞬坠于地狱的方秋莹。
    方策猛灌了两杯酒,突然觉得从心底泛起了些许倦怠。
    她滴落的眼泪似乎渗进了他的心脏里,让他难受得很。
    但他竟然不想再哄她了。
    这种阴晴不定患得患失的日子,他有些累了,也有些厌了。
    理智上打心眼里觉得这莫名其妙的纠缠真的没什么意思。
    只恨自己却又终究不舍放手。
    方策阖了阖眼,凝神再度睁开,他淡淡微讽:“还要聊吗?方秋莹。”
    方秋莹一惊,于泪眼朦胧中抬眸看向对面的方策。
    他的脸色在逐渐下沉。
    他幽深的黑眸正一瞬不瞬在冷冷地看着她。
    他那么好看。
    他真像方策。
    方秋莹在缥缈的思绪中回神。
    他不是方策。
    他不曾为她披星戴月踏过万里,只为镶一颗明珠,寻一把剑。
    他也不曾为她伤春悲秋头发染霜,他们没有故事,亦没有憾事。
    是的,他不是她的方策。
    可她也必须承认,在面对他的时候,她心中的暖意和悸动却仍然在不断加深。
    他也曾为她笑为她哭,为她生生受过两巴掌。
    当他说他爱她时,她的心弦也曾被他撩动,她的心神也曾为他荡漾。
    方秋莹想,她或许不该再在他面前流泪了,至少在今天,她应该给他一个欢乐快意的结尾。
    她隐去眸中含着的泪花,唇角缓缓勾出笑意:“还是别聊了。我们去搞点不正经的。”
    方策没有笑,他黑眸幽深似海,那漆黑的瞳仁中仿佛已经没有多少感情。
    整个人冷得就像清晨时林间那层淡淡的青色薄雾。
    看着他冷峻如霜俊美如玉的面容,方秋莹突然心头猛跳,悸动直击心房。
    她轻纱拂袖,缓缓起身移到了他身侧,她轻轻环着他的肩膀抵着他的头:“诶?搞不搞嘛?”
    见方策毫无反应,她心一横,干脆一屁股坐到了他的腿上。
    俩人齐齐一震。
    方策依然没有动,他只略略偏过头,低沉道:“别来这套。”
    “....”
    好不容易主动一次却大受打击的方秋莹只好悻悻地准备起来。
    他却迅速立即摁住她的肩膀,将她重新压下,“坐着”
    方秋莹瞬间忍俊不禁:“你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呢。”
    她略微一叹,熟稔地捧着他的脸,轻轻在他俊挺冷峭的脸颊印上一吻。
    方策呼了一口气,没说话。
    方秋莹攀着他的肩,倚在他怀里,鼻尖充盈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
    她侧头带着戏谑看他,方策面色沉静,看似毫无波澜,但黑压压的眸中风云涌动。
    她心中忽然柔情满溢,她缓缓地亲吻着他紧锁的眉头,娇嫩的唇瓣在他的鼻尖,他的脸颊,他的唇流连。
    炙热的吻从他的眼睑渐渐向下落到脖颈。
    唇舌勾舔着他迷人的锁骨,湿滑的舌尖一下一下舔吻着他滚动的喉结。
    “方策,好想被你肏呢...”
    她吐气如兰,灼热的气息吹拂在他颈侧,他强压着心神微微倾斜着脑袋与她对视。
    她眼角眉梢俱是春情魅惑,那若雪的眸子水雾缭绕,直勾勾地看着他,目光似羞似嗔,带着无限风情。
    “方策,求你肏我好不好?嗯?”
    她声音很低,轻颤的语调里带着销魂的喘息。
    方策觉得自己的心几乎漏跳一拍,他本能地屏住了呼吸。
    她的主动令他迷乱,被她触碰过的地方灼热异常,室内的温度瞬间沸腾,烧毁了他的神志。
    所有的冷淡和坚持,怨气挣扎与悲戚不安,都在这一瞬间坍塌。
    他一下子扣住她的后颈,垂下头吻住了她。
    方策被她的主动热情融化了。
    他报复发泄般一把抄起方秋莹,紧压着她的唇,与她相拥着滚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他捧住她的脸,越吻越深,将她口中甘甜的津液全都吃入腹中。
    舌头顶入了她的喉咙深处,吞没她一切还未来得及出口的话语。
    他们忘情地拥吻,舌尖一同缠绵起舞,不断有银丝自俩人唇角滑落,滴落在她轻薄的纱衣上。
    火热的气息点燃了彼此的身体,他修长有力的手掌撕扯着她的衣裙。
    “别动...”方秋莹在迷离中急剧喘息着制止了他的手:“方策你别动,今天让我侍候你...”
    她羞涩绵软之余带着一点兴奋,翻身压住了他。

章节目录

折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偏要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偏要入梦并收藏折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