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到家的时候,肖磊看见肖涵的房门底下还透着光。
    原本要回房间的脚步顿住,他敲了敲门,“涵涵。”
    屋里传来抽泣声,却没有回应他。
    门把手转动,他打开了她的房门。
    房内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肖涵赤着脚坐在地上,手上拿着几张东西。
    她抬头看向门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噙着泪水,鼻头哭得通红。
    看到这副景象,男人心头一软,走了过去。
    一只大手轻轻抚上她的脸蛋,替她擦了眼泪,动作无比温柔。
    “好了,别哭了,这些天哭了多少次?再哭眼睛就要坏掉了。”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拥入怀中。
    肖涵抓着手里的几张肖震和秦瑶的照片,在肖磊怀里哭得伤心:“哥哥……我没有爸爸了……我已经没有妈妈了……现在……现在连爸爸也没有了……”
    她哭得有些喘不上气,肖磊拍着她的后背:“涵涵,你还有我。”
    听见这话,肖涵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满脸泪水地摇头:“没有了……我没有哥哥了……呜呜……我没有爸爸妈妈……也没有哥哥了……”
    肖磊捏了捏她的脸蛋:“我这好好的怎么让你给说没了?就这么不待见我?”
    肖涵咬着唇,看着他的脸,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只得一个劲地抽泣。
    肖磊叹了口气,“明天还有葬礼,你也要出席,再不睡明天撑不住的。”
    他起身出去,很快又回来,递给了肖涵一个东西。
    肖涵的抽泣果然止住,她接过来肖磊递过来的盒子,打开后房间里立马响起了轻柔的音乐。
    肖涵呆呆地捧着这个盒子:“这……这是……妈妈给我的八音盒?但……但那个已经坏掉了啊……”
    肖磊看她不哭了,顺手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她的床上,然后坐到了床边。
    “向阿姨说你找遍了古董店都没找到一模一样的,在家气了好几天,我就让人从欧洲买回来的,原来那个八音盒就是妈去欧洲参加电影节的时候买的。”
    他拨弄了下八音盒,曲子换成了另外一首轻快的,“运气还不错,很快就找到了,就是运回来慢了点,毕竟算古董了。”
    肖涵听着熟悉的曲子,眼眶又开始发红,“自从那个八音盒坏了,我有好一段时间都睡不着觉……总觉得对不起妈妈……没有保管好她给我的东西……”
    肖磊一笑:“这么快就找到了一模一样的,你就当是妈在天上看着,想要再送你一个。好了,该睡觉了,天都要亮了。”
    八音盒的曲子让她平复了很多,从医院回来她哭了很久,一想到跟父亲见的最后一面是那样的不欢而散,她就无法平复心中的愧疚和懊悔。
    即便偏心,那也是她的亲生父亲。
    以前抱过她,训过她,有时也宠过她。
    虽受了些委屈,可爸爸这两个字在她心里是山一样的存在。
    她看着肖磊平静如常的脸,声音哽咽地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一点都不伤心?”
    肖磊说:“没时间伤心,还有一大堆事等我处理。”
    给她盖上被子,肖磊哄道:“睡吧,睡一觉起来就都过去了。”
    肖涵看了看怀里的八音盒,抿抿嘴,声音低低地说:“谢谢你。”
    肖磊挑眉:“还真拿我当外人了?刚把我说没了还不算完?”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爸一走,你就要分了财产跟我断绝关系?”
    看他面色不善,肖涵委屈地说:“你以为我想这样吗!爸爸妈妈走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可……可是……”
    男人盯着她,“可是什么?”
    眼泪再度不受控制地流出来,肖涵对上他那双好看的黑眸:“可是你强迫我……强迫我做那些事……我们还怎么做兄妹?你根本不知道我曾经有多相信你……我只相信你的……”
    见她又泣不成声,肖磊无奈地说:“涵涵,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前两次是我不对,但我说的话没有一句骗过你。”
    肖涵抽泣着:“可我不想啊哥哥,我只想一辈子做你的妹妹,我……我其实没有羡慕悠悠,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也有一个又帅又好的哥哥……”
    男人唇角勾起笑意。
    “但你为什么要……你明明有很多女朋友的,我不想当她们其中的一个,我只想你一直管着我护着我……”
    肖磊说:“我什么时候没管你没护你?这段时间没联系你也是你说恶心我,不想见到我。”
    肖涵低着头,纤细地手指不自然地摆弄着八音盒,“我的确是接受不了……你是我亲生哥哥啊,你让我怎么接受?你以为我们不联系我心里就好受吗?但我一想到你将来会像对待你其他女人一样对待我,丢掉我,我还不如自己离开!”
    肖磊不明所以:“我什么时候要丢掉你?是谁天天嚷着烦我让我滚远点别管你的?”
    肖涵委屈的瞪着大眼睛:“可你不是要我做你的……那我就不是你妹妹了,等你腻了烦了你就不会理我管我了……所以我就是没有哥哥了……”
    肖磊被她这逻辑逗笑:“那你不答应我,就不怕我不管你?”
    肖涵一愣,显然是没有考虑过这些,紧接着小嘴一瘪,豆大的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到了八音盒上。
    肖磊轻笑着抱她,大手抚着她的后脑,在她耳边说:“涵涵,哥永远不会不管你,别说你不答应我不接受我,就算你拿刀捅我砍我,只要我不死,就永远不会不管你。”
    肖涵的脸埋在他怀里,声音闷闷的问:“为什么……”
    肖磊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因为我们的血缘太近了,涵涵,血缘是我们一生的羁绊,注定了这辈子我都放不下你。”
    听见这话,肖涵的眼泪像开了阀的水龙头一样,浸湿了肖磊胸前的衣服:“你明明知道有血缘,你为什么要逼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疼多害怕……我只想要你做我哥哥,我接受不了其他关系……”
    即便字字句句都是拒绝,男人却不忍心再逼迫他。
    “好,哥知道了,乖别哭了,不想接受就不接受,要做回兄妹就做回兄妹,都听你的好不好?”
    怀里的哭声渐小,肖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抬起脸来:“你,你说真的?”
    肖磊吻了吻她的额头:“真的。”
    “也不强迫我做那些事了?”
    男人一笑:“哪些事?”
    肖涵脸一红,又要哭,肖磊哄道:“不会了,只要你不同意,我就不会再碰你。”
    她点点头,想了想又眼巴巴地问:“那我们做回兄妹以后,如果我做错事了,你可不可以也不要揍我?”
    肖磊想都没想:“那不行,哥哥揍妹妹天经地义,属于家庭教育。”
    “你打人可疼了……”
    肖磊看她那副可怜的样子,捏了捏她的小巧精致的下巴,“你觉得我现在还舍得揍你?我什么时候打过女人?”
    肖涵没听明白:“那你以前为什么打我?”
    肖磊挑眉:“妹妹不算女人。”
    肖涵成功被绕晕,满眼迷惑地再次跟他确认:“总之,总之你今晚答应我了,我们要做一辈子兄妹。”
    “嗯,我答应你。”
    看肖涵彻底放松下来,一手拿着爸妈的照片,一手抱着八音盒,哭得像个花猫,可怜又惹人爱,肖磊问:“要不要抱抱?”
    以往她不高兴了伤心了,都要一个抱抱。
    肖涵点点头,朝着他张开双臂。
    这一次的拥抱很久,久到怀中的人儿逐渐呼吸均匀平稳。
    哄肖涵睡着后,轻轻的吻落在了她的发丝上。
    洗完澡出来,他点燃了一根烟,看着从肖涵房里拿出来的照片。
    上面的肖震和秦瑶都很年轻,满眼的幸福。
    肖磊笑了笑。
    将秦瑶的照片放进了床头的抽屉。
    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剩下的照片捏成废纸团,扔进了垃圾桶。
    黑眸中毫无波动,看尽眼底深处,是一如往常的冷漠。
    肖震的葬礼是非公开形式。
    即便外面围满了记者和电视台的车辆,能入场吊唁的也只有商界政界的权贵。
    许骁和许悠然到的很早,许悠然一直陪在肖涵身边,直到葬礼结束。
    前门记者太多,肖磊送肖涵从侧门离开。
    司机一直等在外面。
    肖涵穿着黑色的衣服,映得脸色更加苍白,肖磊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回去好好睡一觉,我今晚还有事不回家。”
    肖涵点点头,转身上车,许悠然也跟着上去,陪着她回家。
    肖磊看着车子开出很远,这才收回视线。
    然后就看见旁边的许骁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肖磊从他手上把烟抢过来点上,顺带睨了眼许骁:“有话就说。”
    许骁轻飘飘地来了句:“眼里冒绿光了兄弟,什么情况?”
    “就是你他妈想到的情况。”
    闻言许骁挑眉:“那你这又是装的哪一出?别告诉我你他妈睡了人家又反悔了,现在做回兄妹?”
    肖磊面无表情:“我他妈在你眼里就这么一孙子?说的什么玩意儿。”
    这么一说骁爷立马就懂了,“搞不定人家妥协了是吧。”
    肖磊吸了口烟,笑了笑,“倒也不是,只是换了条路子。”
    “怎么个意思?”
    肖磊眯了眯眼,“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这丫头平时吃硬不吃软,好好说她能上房揭瓦,非得挨揍了才老实。但感情上刚好反过来了,兄弟我这不就麻利儿地换路子。”
    许骁嗤笑一声:“你家老爷子要知道你这么作孽,怕是眼都合不上。”
    肖磊冷笑:“要说作孽那也是遗传他,我给他送终都是看在肖涵的面子上。得了不说了,你那边儿怎么样?”
    许骁灭了烟头,“妥了,剩下就看你的了。”

章节目录

禁忌沉沦(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周扶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扶妖并收藏禁忌沉沦(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