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椰看见大毛的那一刻,心都凉了。完了完了,刚才玩得高兴,差点就忘掉这个事了,自己主动诱惑双生子,就是为了能藏住大毛。但这大毛怎么回事,不好好在衣柜里带着,居然跑到这里来了,这下自己的努力都白费了。
    看到林护揪着大毛的后颈,一脸嫌弃,还作势要扔出窗外的样子,赖椰一下子扑了过去,死死把大毛护在怀里,“别扔大毛。”
    看小家伙赤身裸体,怀里却抱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动物,双生子瞬间散发出一种令人胆寒的气场。
    “大毛?你这是从哪里捡来的脏东西?把它给我,去扔掉。”林护的语气让人害怕,好像不服从就会付出代价。
    “不要,不要扔掉大毛,大毛它会很乖的。”赖椰把小毛球护的更紧了。可谁知这毛球对自己的处境毫无察觉,探出个头,看到赖椰紧张的样子,还在她脸庞舔了一下,还以为这样会逗她开心。
    看到这一幕的林称,彻底忍不了了,生气的命令到,“过来!把它拿过来!”
    小家伙哪里肯就范,蜷缩成一个团子,摇头看着他,“不要。”
    “宝宝不听话是吗?不听话就打屁股。”
    他一把将小家伙抓过来,把她怀里的毛球和她分开。让哥哥控制着这个小动物,自己把小家伙翻了个身,一下子让她趴在自己腿上,小屁股高高撅起,一只大手就这样按在团子肉上。
    小家伙被林称吓得一抖,赶紧往他怀里躲,“呜,我错了,能不能不打屁股。”
    但林称根本没有理会,一下子又把她抓出来,“啪啪”狠狠的就是两下。
    “宝宝不是说,没有从外面捡东西回来吗?居然敢撒谎?别想我饶你。”
    刚说完,“啪啪”又是两巴掌狠狠打在团子肉上。
    “呜,我错了。别,别打屁股。”
    赖椰虽然疼,但还是伸出手,想要把大毛抱回来。但刚一起身,就又被按回腿上,两只手也被抓住,死死的扣在背后,“啪啪啪”小屁股又狠狠挨了几巴掌。
    “挨打还不老实,宝宝长本事了?说,这是哪里捡来的?”
    “呜,大毛,大毛它是在院子里发现的。”赖椰赶紧回答。
    “哼,所以你才赶在我们问伯伯的时候,着急跑出来,是吗?”林护生气的问责到。
    “啪啪啪啪啪啪”  是林称,他的大手像雨点一般狠狠砸在赖椰的小屁股上,“宝宝居然还想让伯伯给你保密,看我不打烂你的小屁股。”
    大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可怜的团子肉上。小团子迅速由白变红,很快肿起来。小家伙哇哇的哭着,双腿疼得乱扑腾。
    “呜呜...疼,别打了,呜...疼...”
    小毛球看着眼前这个给它好吃的好玩的人,哭的这么伤心,着急的想要挣脱林护的控制,想要去看看她怎么回事。但它的力量哪里能和林护比,无论怎么折腾,都被林护死死抓在手里。
    它扭动着身体,“嗷嗷”的叫唤,看自己挣扎不出,一着急,回过头,一口咬在那个压着自己的大手上。可它这小到可怜的牙齿,哪里能给林护造成伤害,一口咬下去,连个牙印子都没留下,却把人给惹恼了。
    林护把这个不知深浅的毛球拿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区区野兽,还这么大胆,今晚就炖了你。”
    “不要,你放开大毛,大毛是我的。呜呜...”赖椰听到林护要杀了大毛,都顾不上身后被打肿的屁股,挣扎起来。
    可林称把她死死压住,一下子捏住了已经红肿发烫的团子肉,疼得她“嗷”的一声,惨叫出来。
    两个小东西,一个屁股被打肿还没被放过,一个面临着被炖汤的处境,看着好生让人可怜。而造成这样场面的两匹恶狼,依旧恶狠狠的样子,残忍的迫害着两个小可怜。
    不过看着小家伙屁股肿起有一指高,已经发红发烫,林称终于还是心疼了。但大手还是威慑性的压在小团子上,“宝宝知道错了吗?以后还敢不敢撒谎了?”
    “呜呜...不....呜呜呜...不敢了”赖椰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短短一句话都说不连贯。
    她被轻轻抱起来,大手温柔的擦掉满脸的泪,把她搂在怀里,“之前就和宝宝说过,不许撒谎,怎么不听话呢?非要小屁股被打肿,哭成小花猫,才肯做乖孩子吗?”
    “呜...我,我错了,呜...以后不敢了。不要扔掉大毛,好吗?”赖椰老老实实的坐在林称面前,乖巧的认错,却还不忘她的大毛。
    “可是宝宝,你会照顾小动物吗?你能让它顺利长大吗?”林称在她面前,温柔的问着她。
    “我会的,我会自己照顾它的,让它留下来,留下来陪我好吗?”
    而此时,大毛也趁林护没注意,一溜烟的钻到赖椰怀里,小心的舔着她脸上的泪痕。
    看着小家伙,抱着一个更小的团子,相互依偎在一起,只要不是铁石心肠之人,都会有所触动。
    又听见赖椰小声开口,声音还有些低沉,“在地球上,我也曾养过一只小动物。说好了要一起走完,谁会想到,竟是我先一步离开。世事无常,我甚至不敢对你们保证什么,更何况是它。但既然此时相遇了,让我留恋一会儿,又有何妨?”
    其实小家伙闯入他们世界,时间也不长,但却像禁忌的毒品一样,让人只尝过一次,就再无法自拔。自从小家伙那次在树林里放弃一切抵抗,甘愿落入他们怀中,双生子就再无怀疑的把她当做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好像早已在他们之中扎根固定。
    但甜蜜的日子,却让他们忘记,赖椰也是有她的过去的,她也曾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完整的人生。她不曾是,也绝对不会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陪衬,一个玩具。即使她总是纵容他们,总是巧妙的满足他们每一滴欲望。
    她也是有自己的人生的。
    林称轻轻把她抱住,“宝宝乖,我们会一直陪着宝宝的,只要宝宝答应以后听话,乖乖的,我们就答应让它留下,好吗?”
    “真的吗?”小家伙听到可以留下大毛,高兴的坐起来,但刚一动弹,就扯到后面被打肿的团子肉,疼得她“嘶”的一声,又缩了回去。
    看弟弟松了口,林护自己其实也心软了,就把小家伙抱到自己身边来,让她暂时把大毛放在一边,自己用手轻柔的在团子上揉着。
    在让小家伙撅着屁股,自己给她揉伤的时候才发现,红肿的团子肉里面还夹着自己和弟弟刚才留下的精华。但是想要掰开已经肿起一指高的小屁股,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一用力,就会让小家伙疼得一阵哆嗦。
    “啊呜,好痛,不要动它,太痛了。”小家伙呻吟着喊疼。
    “但是不清理掉,会生病的。”林护还是有些担心,又轻轻的试了一下。
    但这下真的把小家伙疼得够呛,连忙伸手捂住了红肿的小屁股。喘息恢复了一小会儿之后,嘟着嘴,看向林称,“坏蛋,干嘛打那么狠,不想理你了。”
    林称看到小家伙气鼓鼓的样子,也有些心疼了,没有计较她说的话,温柔的把她抱起来,搂在怀里,小心的给她揉着伤。小肉团子在手里,微微发抖,还有些烫手,知道自己刚才确实下手重了些。宝宝这么怕疼,刚才肯定很难受。
    而气不过的赖椰,居然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十分突然,他都没有准备,小牙齿在他身上浅浅留下一道牙印。
    林称有些吃痛,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见哥哥在一旁,抬起手就要教训咬人的小东西,林称赶紧把宝宝往自己怀里护了护。又低下头,笑着对宝宝说:“咬吧,咬到宝宝舒服了为止。”
    “你就宠她吧。”林护无奈。
    被林称护住的赖椰有些诧异,原本还以为这林称绝对不会忤逆他哥哥,现在被他这么搂着,心里竟生的暖暖的。
    贴在他胸膛上,舔了舔被自己咬出的牙印,小声的说,“今天看到大毛的时候,其实就是因为觉得它的毛摸起来和你们好像,所以才想要留下的。”
    又在他身上蹭了蹭,抬起头,眼睛眨呀眨的看着林称,悠悠一句。
    “想要尾巴。”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兽人的乐园末路(3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天晴嘀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晴嘀嘀并收藏兽人的乐园末路(3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