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他看着她的面容,手指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触碰她,但当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唇时候,却是没有想到这笨蛋等到身体一点点的暖和以后,即使是处于昏睡当中却也恢復了活力,竟然无意识的张口就咬,冷珩的眼眸瞬间就下沉了,他倒也不是觉得疼,他对疼痛是无所谓态度,只是觉得这女人就算是在生病昏迷中也太放肆了!当他刚想要从她的嘴里抽出自己的手时,她反倒是不满的哼哼起来,听着她的叫声,他也忍不住了,另外一隻手摸着她的奶子,男人没好气的瞪了这还不知情的女人,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没有再移动自己的手指,任由她咬着好了,  只是为委屈了身下的巨大了。
    直到深夜后半段,简依的身体开始发烫,神志都烧得迷迷煳煳的,开始像是难受之极的孩子似的哭闹着,即使是后来冷珩自己憋屈的主动将手指递到她的唇边,让她咬,她都停不下来,坏人!大变态……就只会是欺负我……变态!不许碰我!简依嘴里无意识的嘟囔着,冷珩的目光变得寒冷,脸也瞬间就变黑了,很显然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笨蛋现在在骂着的是他自己!好……等她醒来再说!冷珩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已经是过分的……忍让了,一边想着,一边忍不住去捏这女人的鼻子,到了后来,简依嗓子都哑了,也不再骂冷洐了,,只是她就像是委屈之极,在哭,妈妈……不要走……而此时此刻,已经是病煳涂了的简依只是在她一种无意识的状态却是恰好说出了她最想说的,冷珩皱着眉头,看着这女人的眼泪从眼角处滑落,莫名的他不希望她哭,他恶狠狠的说道不准哭了……简依听不见,也不听,隻眼泪流得更凶了,他只好抱着她,安慰的话他也不常说,只好生硬地说不要哭了,我在。女人听到她的哭声小了点,想着,冷珩的手指就捏上了还在迷煳中的女人脸,傲娇的说道等你醒过来后,你都要给我还回来。”
    简依昏睡了一天一夜,等她醒的时候,她只觉得眼眸十分的酸疼,她捂住自己的头都觉得很痛,只是当她的目光环绕着四周,看到这熟悉的场景时,她这才稍微清醒了过来,嗯?我不是在浴室吗?为什么在床上???
    ………………………………
    doldrums  鬱闷
    沮丧的专有动词是下沉
    作者的话
    这本小说可能比较慢热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  ?  ?ω??  )?

章节目录

婚色(总裁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懿并收藏婚色(总裁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