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没两天,阮圆圆的舍友搬出去了。
    下午,阮圆圆想去弗城图书馆借几本书,一开门,迎面撞上了一个女人。
    对方穿着一件修身的鹅黄色茶歇裙,看着挺年轻、挺有气质的,似乎还不到叁十岁。
    女人与她面面相觑,忽而莞尔:“你就是阮圆圆吧?我是蒋莉,这房子的……”
    “房东。”阮圆圆接上。
    因为蒋莉常年在外地,所以她一直都是在线上跟她联系的,这还是第一次跟她在现实碰面。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年轻!跟她想象中的包租婆完全不一样!
    她先前说她儿子要住进来,那她儿子得多小啊?
    上小学了没?
    她要跟一个小学生合租?
    不会是个熊孩子吧?
    如果是个熊孩子,打扰她学习怎么办……
    短短的几秒钟内,她脑中飘过无数条弹幕。
    “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儿子要住进来嘛,我想叫人打扫一下房子,搬点东西。”蒋莉说着,往旁边挪了一步,露出了后面跟着的两个人,一男一女。
    “哦,那个,我出去一趟,你们……随便弄。”阮圆圆说完,脸颊已经泛起了红晕,低头踩着小碎步出了门。
    回来时,经过市场,她想了想,去买了一箱旺仔牛奶。
    这牛奶挺甜的,小孩子应该喜欢喝吧?
    一想到她未进门的小舍友,她就有些感慨:年纪还这么小,就要离开妈妈,自己住,怪可怜的。
    她自嘲地笑了笑,她跟那个小朋友,算是同病相怜吧?
    难怪会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暑假转眼过去,高二比高一新生提前一周开学。
    清晨6时13分,天色蒙蒙亮。
    弗城一中的操场排满了一块块方阵,莘莘学子不约而同地借着明亮的灯光,低头自顾自地记诵手里的小册子。
    他们穿着整齐划一的礼服——男生是白衬衫、黑裤子,女生是白衬衫搭百褶裙。
    6时15分,台上的话筒被人拍了两下,音响传出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操场顷刻鸦雀无声。
    临近6时40分,升旗仪式终于结束,一众白衬衫争分夺秒地往高二的教学楼安虑楼涌去。
    阮圆圆在等边绿夏跟班主任聊完,跟她一起回教室。
    太阳出来了,阳光金灿灿的,有些晃眼。
    她躲在了操场围墙的阴影下,掏出小册子,想再背一下单词。
    一个黑不溜秋的重物突然擦着她的左肩,“嘭”一下砸到了她脚边。
    她一怔,僵成了一尊一动不动的雕塑。
    过了半晌,她才眨巴着眼,被吓出的一身寒毛正迎风招展,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肩膀传来一阵闷痛,她皱着眉,抬手摸了摸,火辣辣的,似乎有点肿了。
    怒从心头起。
    她低头去看,那是一个黑色的双肩包。
    要是她再站偏一点,指不定就摔她脑袋上了!
    她气急败坏地转过身,对着砖红色的墙,嗔了一句:“谁啊!这么没有公德心!”
    墙外毫无动静。
    阮圆圆强忍着踹那书包一脚的冲动,委屈地瘪着嘴,往边绿夏那边走去。
    早读和晨练结束后,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去食堂吃早餐了,还有一部分人,正趴在桌上补觉。
    作为英语科代表,阮圆圆在收老师寒假布置下去的英语字帖。
    坐在她前座的边绿夏,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趴桌的何劲,“泼猴,你哥牛魔王怎么没参加升旗仪式?”
    何劲伸手搭到脑后,抓了下头发,咕哝着:“他可能不知道我们周一要早到,过来参加升旗仪式吧……”
    两人正聊着,一个男生凑了过来,“听说是从X省转来的?那边卷子特别难……卧槽,是高考移民啊!”
    何劲一听,猛地坐直,来劲儿了,“不会说话就别他妈说话!我哥们儿本地人,就算不回来,他在哪儿都是保送清北的水准!”
    那男生“呿”了声,脸上的不屑还来不及表露,就被何劲举起拳头的动作吓了回去,“反正周六得周考,我倒要看看在哪儿都能保送清北的,是个什么水平。”
    “李超平,你给爷爷等着!”这战帖,他何劲替蒋词接下了!
    酒酒:免*费*首*发:po18yu.v ip | Woo1 8 . V i p

章节目录

春日樱桃(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甜小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小酒并收藏春日樱桃(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