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讲台上的许婧,还沉浸在班里多了个好苗子的兴奋中,一听到“周考”的字眼,拍了拍手,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
    “可能蒋词同学刚来,不大清楚,那我现在顺便再说一遍——我们一中每半个学期,就会根据成绩重新分班。其他学校可能是按照期中和期末成绩分班的,但我们学校为了防止大家在寒暑假松懈下来,会以开学第一周的周考成绩为依据,进行分班。”
    说到这儿,许婧又接着讲了许多诸如“希望大家能重视这次考试”一类的话。
    蒋词扶了下眼镜。
    按照许婧的意思,如果他这次成绩排名落到全年级48名开外,他就会被调去其他班级。
    全年级第48名,是个什么概念?
    他在以前那所学校,的确每次考试都稳居第一的宝座。
    但那所市重点中学,和一中这种省重点中学,怎么也不是一个档次。
    更何况,两省考卷在难易程度和题型、分数等方面的差距,还挺大。
    蒋词漫不经心地转着笔,发着呆。
    从小到大,他转过那么多所学校,理应习惯这种初来乍到的陌生感了。
    但他此时还是有些茫然。
    阮圆圆敏感地注意到他在出神发愣,小声问:“咳……你之前,有预习新书的内容吗?”
    蒋词:“什么?”
    她瞟了瞟他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的新课本和资料,“我们这次周考,会考这学期的新内容。”
    “还没学就考了?”为了保住自己处事不惊、稳如老狗的形象,蒋词尽量表现得不是那么不可置信。
    “嗯。”阮圆圆点头,“你们学校,之前没有提前发书,让你们预习吗?”
    蒋词:“……”
    两人大眼瞪小眼,她明了,敛眸,好心提醒他:“还有五天就周考了,你可以先看看导学案,把课前预习的部分做了。毕竟还没学,考试应该不会出太难的题。”
    蒋词悬在半空的心一沉,终于定了下来,再次恢复了吊儿郎当的痞样,“你是不是担心我?”
    “嗯?”
    “放心,我怎么也得卡死1班的最后一个名额,总不能让你刚有个帅气的同桌,转眼又孤零零一个人坐在角落吧?”
    说完,他已经翻出了导学案,一边看,一边做题了。
    “自恋。”阮圆圆比了个口型,偷偷瞄了他一眼,不得不叹服他进入学习状态的速度之快。
    他认真专注的模样,如老僧入定,在周身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似乎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打扰到他。
    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不过一下课,这种状态就被打破了。
    蒋词毕竟是个刚下锅的新油条,而且还是一根出类拔萃、英俊潇洒、清爽不油腻的新油条。
    一堆老油条好奇地挤过来,以他为话题中心,像一口沸腾的大油锅,咕噜咕噜,说个没完。
    阮圆圆本来想趁下课,赶紧去厕所把下体清理干净的。
    然而,她现在压根出不去。
    蒋词被闹烦了,摘下眼镜的瞬间,也撕下了封印,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厌烦和不耐。
    冷眼一扫,众人打了个寒颤,不约而同地闭了嘴,乖乖撤了。
    阮圆圆犹豫片刻,软糯道:“我,我想出去一下。”
    “嗯?”他心中的戾气还未荡平,看着挺凶。
    她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下面湿了……我想去擦擦。”
    酒酒忽然想起了当年被导学案支配的恐惧(? ̄?д ̄??)

章节目录

春日樱桃(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甜小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小酒并收藏春日樱桃(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