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词扭头,看到是她,脸色稍霁,“什么牛魔王?”
    他松开何劲,往后仰靠,腾出双腿与桌底之间的空间,让她跨过去。
    “泼猴他哥。”她答,看着他的大腿,纠结了一秒钟。
    既怕他抓她屁股,又怕他盯着她的胸看,只恨自己没长一双隐形的翅膀,扑啦扑啦飞进去。
    最终,她还是背着他,螃蟹似的横着跨出了第一步。
    他这次没再像先前那样耍弄她,但是……
    她感觉有什么硬物擦着她大腿内侧的肌肤向上挑,痒得像是有只蚂蚁在爬。
    最后,那硬物准确无误地顶了下她的腿心,一阵麻酥酥的,花穴似乎又泛起了酸痒,吓得她登时绷紧了屁股。
    “真翘。”他轻声道。
    阮圆圆一听,拔腿跌回了座位上,刚坐定,就见他拿着水笔,优哉游哉地转着。
    这支笔是……顶她私处的东西?
    臭不要脸的大流氓!
    她涨红了脸,余光瞥见他桌斗里躺了一部手机,屏幕亮着,看那界面,是贴吧。
    联想一下先前蒋词跟何劲的对话,再想想蒋词那张蛊惑人心的俊容,阮圆圆敢断定,他现在成了学校贴吧的热点话题。
    她现在没手机,也不知道那些人在贴吧里说了些什么。
    他们学校查手机一向查得特别严。
    住校生每次返回学校,都必须把手机上交给班主任保管,直到周末放假才能拿回去。
    至于走读生,他们每次进入校门,都得通过安检,但凡是携带手机的,都必须把手机锁进保安室的柜子里,才能入校。
    而且,时不时还有主任、老师带着金属探测仪上教室、宿舍搜查手机,查出一个,没收一个。
    阮圆圆又瞟了眼蒋词的桌斗,他的手机屏幕暗下去了。
    老油条们自有一套藏手机的法子,可他这根新油条,是怎么把手机带进来的?
    她还挺好奇。
    她暗自琢磨,面上却听从讲台上的锅盖头娃娃脸男生钱途的指挥,拿出语文高考必背内容的资料,充分利用课前叁分钟,跟大家一起诵读诗词。
    “新同桌,我没这份资料,一起看呗。”蒋词凑了过来。
    阮圆圆怂巴巴地把资料推到他桌上,嗓音甜糯:“我,我都背下来了,你看吧。”
    他收着那份资料,翻了翻,笑说:“都背下来了呀~小圆圆可真厉害。”
    “……”她怎么觉得他是在哄幼儿园的小朋友?
    课前叁分钟结束,罗沁笑眯眯地讲了个网络爆笑段子,进行课堂导入。
    阮圆圆听课向来认真,一边看课件,一边结合罗沁的讲解,飞速在书上写写划划。
    她余光一瞥,发现蒋词从本子上撕了一页白纸,折了一道褶后,反过来,又折了一道褶,来回数次,将折成了长条状的纸对折,徐徐展开,形成了一把小扇子。
    “借个胶纸用用。”他从她桌上的笔袋里抄了一卷胶纸,将小扇子间的空隙黏上。
    然后,他将这把小扇子递到她手边,“喏,送你。”
    阮圆圆抬眼,看了下讲台上,讲课讲得如痴如醉的罗弥勒佛,收下了这把小扇子,“送我这个干嘛?”
    他戴上眼镜,眉眼带笑,“铁扇公主的芭蕉扇。”
    牛魔王和铁扇公主,是夫妻呀……
    阮圆圆面红耳赤地捏着扇子,小声咕哝:“其实,我不喜欢牛魔王。”
    他掏出物理导学案的动作一顿,“为什么?”
    “他有玉面狐狸精。”
    “但我没有。”他说着,将导学案展开,粗略扫一眼后,动笔做题。
    在语文课上做物理题的人,在他们班上,蒋词不是独一份,是以阮圆圆也不觉得诧异。
    她将扇子塞进桌斗里,回笼注意力,继续听讲,无意地嘀咕了句:“你有没有,关我什么事。”
    “关你终身大事。”

章节目录

春日樱桃(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甜小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小酒并收藏春日樱桃(校园H)最新章节